所有功法分类

    李瑞东

    • 评论(1)
    • 收藏
    • 分享
    • 2015-09-29 17:14
    • 作者/来源:中华武术网

    李瑞东,名树勋,号瑞东,又号烟霞逸士,李派拳法创始人。清朝直隶武清城内人氏,生于1851年(清咸丰元年),卒于1917年(民国六年)。李瑞东先生一生历经六大名师传授武功,得内外家各大门派的武学真谛,后融会贯通,将自己所得各大门派之精华熔冶于一炉,创李派太极拳。并继承了各大门派的各种拳法、器械、内功功法、辅助功法等极其丰富的内容,武林中统称为李派拳法。

    个人简历

    李瑞东先生于清朝咸丰元年正月初二日出生于武清城内一殷实之家,父亲李小歧,县衙吏员,精通医术,家有良田四十余倾,房屋八十余间(李宅是一座极具艺术价值的古建筑群),并办有药材生意,开“济生堂”药店一爿(pán ),在当地声誉极好,生意兴隆。李瑞东先生自幼年起即癖好拳棒,初练少林等外家拳术,青少年时代跟随河北饶阳戳脚门大师李老遂先生学习河北名拳戳脚门拳法。青年时代与大刀王五(王子斌)结义金兰,互换拳艺,得王五所传“山东教门弹腿”之精妙

    李瑞东先生天资聪颖,甚至有过目不忘之能,且练艺十分刻苦,到了成年时,已经练出了一身超群的武功,而且屡战屡胜,未尝败绩,所以在当地很有些名气。

    学艺事迹

    李瑞东先生于清朝咸丰元年正月初二日出生于武清城内一殷实之家,父亲李小歧,县衙吏员,精通医术,家有良田四十余倾,房屋八十余间(李宅是一座极具艺术价值的古建筑群),并办有药材生意,开“济生堂”药店一爿(pán ),在当地声誉极好,生意兴隆。李瑞东先生自幼年起即癖好拳棒,初练少林等外家拳术,青少年时代跟随河北饶阳戳脚门大师李老遂先生学习河北名拳戳脚门拳法。青年时代与大刀王五(王子斌)结义金兰,互换拳艺,得王五所传“山东教门弹腿”之精妙

    李瑞东先生天资聪颖,甚至有过目不忘之能,且练艺十分刻苦,到了成年时,已经练出了一身超群的武功,而且屡战屡胜,未尝败绩,所以在当地很有些名气。

    结义兄弟

    光绪六年四月廿八日,忽有京城端王府管事官姓王,名永泰,号兰亭者,(时年五十有余)奉差由京赴坨,从武清经过,因兰亭与李家乃世交,顺便到李宅看望李瑞东先生之父李小歧,并借宿于李宅。王兰亭(永泰)乃太极拳大师杨露禅之大弟子,早年学十二连拳周岳图(为心意拳的一个分支),后随杨露禅学习太极门拳艺,得其真谛,禄禅师逝世后又于光绪初年拜董海川先生为师学习八卦门技艺。兰亭所练皆内家拳术,武功早已出神入化,但其深藏不露,为人谦和,待人彬彬有礼,从不与人谈论武技。这一次也是缘分,兰亭在李家受到了款待,晚宴后与李瑞东燃灯闲话,二人偶然谈及拳勇,越说越投缘。随之,到武书房大厅内一试身手。结果李瑞东先生三战皆北,先生想自己苦练多年,竟然一败涂地,情绪十分沮丧,后问兰亭所学何门,为何师所传,并问京城有一最著名者杨班侯是否认识。兰亭答道:“他非外人,乃是我师弟,杨老师之次子也。”李瑞东先生此时方知得遇真传,跪拜于地,欲拜兰亭为师。兰亭因两家为世交,与李瑞东同辈,所以不肯为师。后兰亭代师收徒,二人结为师兄弟。此后,李瑞东随师兄进京,在端王府当了庄园处的官员(为从五品)。因庄园处的公务为季节性,一年中仅有秋后一段时间忙一些,而平时绝大部分时间赋闲,所以李瑞东先生将主要精力都投入到拳艺中。

    习八卦掌

    据李派前辈传人说,李瑞东先生进京后曾向董海川先师学过八卦掌。所以与董海川的弟子尹福、程廷华、刘宝贞等人以师兄弟相称,并且来往密切,此一说法需进一步考证。笔者以为李瑞东先生更侧重于太极拳和心意拳,不大可能是董海川先生的入门弟子,很可能只是寄名弟子。所以在董海川先生的墓碑上没有李瑞东先生的名字,但是却有王兰亭(即王永泰),李瑞东所学八卦掌很可能得自王兰亭(永泰)、程廷华、尹福等。因为李瑞东先生所传八卦掌,只有为数不多的弟子学到,如陈继先等人。

    据李派前辈传人说,李瑞东先生进京后曾向董海川先师学过八卦掌。所以与董海川的弟子尹福、程廷华、刘宝贞等人以师兄弟相称,并且来往密切,此一说法需进一步考证。笔者以为李瑞东先生更侧重于太极拳和心意拳,不大可能是董海川先生的入门弟子,很可能只是寄名弟子。所以在董海川先生的墓碑上没有李瑞东先生的名字,但是却有王兰亭(即王永泰),李瑞东所学八卦掌很可能得自王兰亭(永泰)、程廷华、尹福等。因为李瑞东先生所传八卦掌,只有为数不多的弟子学到,如陈继先等人。

    李瑞东先生为了练习八卦掌功夫,用铁制钱串连,做成铁上衣一件,每于练习八卦掌套路时穿上,据李派老前辈所说,重达八十余斤的铁上衣穿在身上,先生在练习八卦掌套路时仍能灵活自如,随着先生的左右旋转,铁上衣犹如伞一样忽而转开,忽而闭合,十分壮观。而一般人穿上它别说练拳,就是行动起来都是困难的。此件练八卦掌专用的铁上衣,李瑞东先生的后人保存多年,直到“文革”中被抄。

    继少林拳

    先生在端王府任职期间,有河南嵩山少林寺掌门武僧龙禅法师(一说是海川)因久闻京城王教师(即王兰亭)之名,遂进京访王兰亭于端王府。龙禅法师与王兰亭比武较技时,刚一出手, 便觉远不是兰亭敌手,以为少林轻功必能胜兰亭一筹,遂施展轻功腾越房舍而去,良久,停下喘息,忽闻身后兰亭道:“法师何故而逃?”龙禅法师惊回首,见兰亭面带微笑立于身后,大骇。急忙跪地道:“情愿以师事之。”兰亭忙搀起龙禅,道:“法师此言差矣!少林拳法自古名扬天下,倘若法师今日拜我为师,则少林之名毁于我手,今结为兄弟可也。”从此龙禅法师与王兰亭、李瑞东等人结成了兄弟。龙禅向王兰亭学习太极拳法,并将自己所学少林拳法悉数传给了李瑞东先生。这就是李派继承了正宗的少林拳法的由来。

    其内容包括:六合八式、金刚八式、文功八式、武功八式、六十四式、罗汉拳一百零八式、五路佛拳等套路,这些内容朴实无华,实战性强。功法有:少林麻甲功(也称披麻甲)、朱砂掌、达摩易筋经、十三太保横练、蛤蟆功、鹰爪功、金钟罩等等。其中以少林麻甲功最为独特,练此功需用麻编成麻辫,用水泡透,然后用湿透的麻辫缠遍全身,再用钢丝鞭击打练功,待麻辫干透后收功,卸下麻辫,用药水擦洗全身,并用小棍将身上麻辫勒痕擀平即可。此功到底有何功效?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要使练习者的肌肉组织结合得更加紧密。可以起到抗击、甚至能抵御刀砍斧斫。

    李瑞东先生练成此功后,曾经在武清城内有一段逸事:庚子之后李瑞东先生从清宫辞职回到武清家中,一心研究武学,传授弟子。一天傍晚,家中忽来人请先生出诊,先生带一小徒弟同往。病人家住本城某胡同内,待先生与徒弟来到胡同口,徒弟忽然止步不前,道:“老师,我们绕道走吧。”先生问道:“为什么?”原来胡同口住着一家很霸道也很有势力的人家,此家人豢养了四条藏獒巨犬,个儿头象小毛驴一般,十分凶恶。而其家人从不加以约束,以至四条恶犬咬断街巷(曾经咬死过乞丐),胡同内居住的人家敢怒不敢言,宁愿绕道而行。先生听罢大怒,斥责徒弟胆小,一定要从胡同口进入不可。徒弟只好硬着头皮跟先生进胡同,行至那家门前。四条巨犬狂吠着扑出,先生急忙将徒弟举起。彼时四条巨犬分别咬住先生双腿猛拖之时,忽听先生大喝一声:“咳!”四条巨犬满嘴流血,惨叫着逃回大门,原来四犬的牙齿皆被先生的麻甲功崩掉。此后那家的四条巨犬也就废掉了,行人也敢于从胡同口进入了。此事受到众人的交口称赞,在武清城内传诵多年,很多人当作故事讲述。

    习六合拳

    李瑞东先生在端王府期间,曾经和师兄王兰亭一道拜岳青山为师,随岳师学习岳家心意六合拳,因笔者另有专文介绍,这里就不再赘述了。李瑞东先生艺成之后,王兰亭先生隐入深山入道门,临行前留《进山图》一张。后来,端王载漪拜李瑞东先生为师,到了1894年,适逢西太后六十大寿,端王载漪带李瑞东先生及其弟子李进修到颐和园为西太后六十大寿表演武功祝寿。师徒二人以卓绝的武功博得全场惊叹,从此被西太后留在清宫任二等侍卫并在侍卫处兼任教师。

    众所周知,宫廷侍卫皆各派顶尖高手,被称之为大内高手' ;%߈Zh8LE' ;%߈Zh宫就被授以如此高的职位,引起了许多大内高手的不满,纷纷提出与先生比武,皆被先生一一击败。其中有一位练母子门武功的侍卫张斌如者,尤甚,因张斌如家里曾经是卖包子的,故人称“包张”。多次出言不逊,后经宗人府官员牵线,将二人请至宗人府一个厅内,李瑞东先生端坐在椅子上让张斌如出招,张见先生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大怒,发狠劲向先生进攻,只一招,众人听到一声巨响。张斌如不见了,木隔墙上出现了一个洞。张斌如倒在隔壁房间里呻吟着良久,张斌如来到先生面前。跪在地上磕头不止,欲拜先生为师。先生不允,张长跪不起。本来先生对张很是反感,不愿收他为徒。见他不起,就托词说道:“你已经对我无礼了,我不能收你为徒。你如果愿意跟我学艺,除非拜我为师爷。”

    但是先生没有料到张斌如竟然高兴地连声叫了三声师爷,话已出口,先生只得收他入门,让自己的大弟子李进修作张的老师。但是此后张斌如对先生言恭意敬,先生也就亲自传他武功,视作弟子一般,但是辈分不能更改,张斌如一直称先生为师爷。其实张斌如的年龄很大,只比先生小十来岁。后来张斌如成为北京武术界的“九老”之一,这是后话。

    悟太极功

    李瑞东先生在清宫任职期间,经常到京城的古董店购买瓷器,有一家古董店是江宁人开的,老板姓甘。先生与甘老板很熟,但是并不知道甘老板会武功。甘与李先生经常开玩笑,有一次二人戏斗间,先生发现甘老板是位高手,二人试手后,李先生赢了甘老板。甘对先生的武功很是惊讶,不久甘离京。后来甘老板带来一位老者,时年108岁,鹤发童颜,健步如飞。李先生一见便知老者乃世外高人,对老者十分恭敬。经过试手,李瑞东先生负于老者,方知老者乃大侠甘凤池之曾孙甘淡然,字霈霖,是一位武当金蟾派太极高人。甘淡然对先生的武功也非常欣赏,因为甘淡然使出了绝技“钓蟾功”中的“大蟾气”(人称吞气法)才赢了李先生。从此,李瑞东先生拜甘淡然为师,得甘师武当金蟾派太极功之真谛。

    该派为张三丰的弟子金蟾子所传,故而名之,传有多种拳法套路和功法绝技。有沾、粘、连、随和离、粘、随两种不同的打法。其中“离”、“粘”、“随”的打法与各派太极拳迥异。“离”是“沾”的破解之法,离与沾是一对对立、统一的矛盾。能沾能离,沾离自如者方称太极高手。李瑞东先生一生失败过两次,第一次失败从外家转入内家,第二次失败又得武当金蟾派太极真传,经历两次失败却因此跨上了两大台阶。使自己的武功进入化境,所以,这两次失败对习武者来说是一生中难得的好事。李瑞东先生从不讳言失败,并将自己的失败记录下来,写进拳谱,留给后人,让后人谦虚谨慎,引以为戒。先生的胸怀是何等的宽阔!有些人却自吹一生从未输手于人,声言以某拳打遍天下者,其实他真的打遍天下了吗?一生从未输手者也许有之,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根本就未遇真正的高手。

    李派拳法

    太极拳法

    庚子年,八国联军入侵,先生曾经参与抗击联军,在城中与联军周旋。后被联军士兵 李派太极拳包围于一四合院内,院内有水井一眼,时天色已晚,先生施展绝技“缩身法”入井中,(因水井口小,先生身体胖大)贴身于井壁,联军进入院中向井底放了一阵乱枪后离去,先生奇迹般生还。两宫回銮后,先生与弟子李进修辞职回武清。从此在家中研究各派拳学,所谓李派太极拳就是在这时所创。先生将平生所学内外家各门派拳法之精华融会贯通,熔冶于一炉,创造出自家一派拳学,武林中人称李派太极拳。李派太极拳从总体上按“天”、“地”、“人”三才,分为“天盘拳”三十六式,“地盘拳”七十二式,“人盘拳”一百零八式。天盘拳是最高拳学,拳和器械都在上盘。练习该拳需要有良好的轻功基础,所以李瑞东先生的弟子中仅有少数几位得到该拳的传授,而且只传到第二代,到第三代便已失传;地盘拳即“太极八法奇门拳”和地趟圈七十二式,现存七十二路“太极八法奇门拳”,该拳是李瑞东先生将甘淡然先师所传的内容结合岳青山的岳氏心意六合拳创编的,过去武林中说李派有“文太极”和“武太极”两种太极拳法,奇门拳即是所谓“武太极”。之所以称之为武太极,其原因是该拳发劲动作多,刚柔相济,讲“离奇闪转”,演练时要“放劲放气”,结合钓蟾功中的“吞气法”进行,演练此拳犹如排山倒海,山崩地裂,颇具气势。步法、进法走八卦之奇门,因而也有人称为“太极八卦奇门拳”,此拳在实战中讲究“离”、“粘”、“随”的打法,专克一般太极拳的“沾”的打法。一般太极拳侧重于柔中刚,而奇门拳则是侧重于刚中柔。“人盘拳”即是流传较广的“太极五行捶”(不应作太极五星椎)一百零八式,李瑞东先生在多年的太极拳实践中,看到了传统太极拳套路存在着架子单的弊端,即拳势有左无右,或有右无左,有上无下,有前无后,人们称传统太极拳套路为“半架太极拳”。而李瑞东先生博采众家太极拳之所长,结合岳氏心意十二形创编的太极五行捶则因拳势对称而被称之为“整架太极拳”。

    太极五行捶

    所谓“五行”是根据传统的金木水火土五行理论而定名的,并不是搬拦捶、指裆捶等五种捶法,该拳也远不止这五种捶法。太极五行捶是李派太极拳的基本套路,凡李派传人都练该套路。近年来也向全国乃至海外推广,所以说流传较广。

    该套路将大、小、松、紧、刚、柔、快、慢、中平九种架子融为一体,讲八种刚劲、十二种柔劲。 太极五行捶八种刚劲为:反弓、箭督、风猛、炮燃、雷震、电闪、山崩、刚硬;十二种柔劲为:轮转、球滚、胶粘、磁吸、木漂、水流、绵软、金柔、针尖柔、箩底丝缠、箩中蹦豆、平准。刚劲犹如箭之中的,必透七孔而后已;如炮之燃火,务求穿山透壁之功;如墙倒山塌,欲躲而不能;如迅雷之猛烈,无掩耳之功夫;如大风之强猛,草石俱偃矣。柔劲犹如功圆箭远、随风使船、顺水推、水中漂木、磁石吸铁。太极五行捶在练法上有“初练”、“单练”、“双练”和“练理”、“练势”、“练气”、“练机”的步骤和方法,李瑞东先生在《单练四要》中说道:“夫单练者,乃一身独练也。独练切勿贪多,务求纯熟。或择一二式而专练之,此谓之练势;或连三五式而急练之,此谓之练气;或趁势之便利而任意练之,此谓之练理;或酌式想象而练之此谓之练机,合而言之,单练四要也。”“本理以造势,即势以运气,借气以生机,行机以达理。”“不练势则势不稳。不练气则气不接,不练机则机不灵,不练理则理不通。俱有次序,不知理而徒练势,则势不真;不练气而遽练机则机不活;不练机而遽练理则理不圆。”

    根据初练、单练、双练和理、势、气、机的次序进行太极拳的练习,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使练习者能少走弯路,尽快地登堂入室。练到一定程度时,还要老师给弟子“安手、安眼”,这样才能运用于技击实战中。总之,太极五行捶是李瑞东先生的杰作,是各派精华的凝练,尤其暗藏着心意十二形,倘若有明师指点,练习纯熟,是完全可以满足于实战需求的。太极五行捶在理法上讲内外五行,外五行为:“手有五诀,足有五步,身有五方,口有五音,头顶五星”,内五行即人之五脏而生五气,内外相通,即可逐步达到“返先天”,人体本有诸多先天的良能良知,返先天就是将人体的潜在功能开发出来,太极拳功夫的高低并不仅仅在于一掌能发人多远,而在于其高超的反应能力。真正的太极高手为什么不怕别人偷袭?因为在有人偷袭时,他的大脑还没有反应,动作就已经出去了,这样的高手甚至在睡梦中也能将偷袭者制约,不用大脑作出反映。这也就是所谓“化境”,或者说“神明”的初级阶段。

    太极辅助功法

    另外李瑞东先生还传有“太极白虎十三刀”、“太极青龙十三枪”、“太极清丰剑”等器械套路,均是先生的创造。李派传人练习太极拳并不仅仅是练习拳法的套路和推手、散手等,还要练习多种辅助功法和内功功法。做到内外皆修,其辅助功法也十分丰富,有球、尺、板、袋等辅助器械。借以练习体验各种劲法。比如李派传有“十二揉球法”、操绳法、桩法等。李瑞东先生以“四大硬功”著称,所谓四大硬功是:披麻甲、抖绠绳、盘桩、打袋。其中抖绠绳是借助于器械练出抖劲来,先生所练绠绳粗可双手一掬,两丈余长,重三十六斤。一端固定在木架上,另一端设一铁环,练习者单手持铁环将绠绳抖起来要抖到绳子看不清,并且嗡嗡作响。一般人的力量是根本抖不起来的,初练时抖十二斤的绳子都很困难,循序渐进,最后能将三十六斤的绳子轻松自如地抖起即可。

    盘桩即八卦九宫桩,用软藤捆扎成直径八寸到一尺的藤束九束,按照八卦九宫方位栽于地面,练习者在其中挤靠穿行,由于藤束富于弹性,对于练习者体验太极拳理法非常有益。李派的辅助功法很多,限于篇幅就不一一介绍了。李派历来认宗于武当派,尊张三丰为祖师,除宗谱记载外,还有诸多内功修炼之法可以佐证。

    比如“太极十三丹”、“百日筑基功”、“卯酉周天功”、“九转还丹功”、“圣胎还元功”、“天罡钓蟾功”等等。这些都属于道家功法,始终伴随着太极拳代代流传、沿袭下来。凡是有根基的太极拳流派都应有类似的功法继承,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太极拳的起源地绝不在陈家沟,而在武当山。过去的武术门派无论内家外家大都练内功,没有内功的武术是不会练出高手的。内功和武术始终是相辅相成承的,尤其是内家拳,在练拳的同时也要练内功的。因为内功不仅能修身,还可增强拳法的打击力度、增强练习者的抗击打能力。

    其他拳法继承

    李瑞东先生所继承的钓蟾功可谓一种不可多得的内功绝技,其中的大蟾气就是能直接运用于实战的一种功法绝技。当年李瑞东先生在与徒弟们试功夫时,十几个弟子依次双手搭在前边人的肩上,最前边的一个双手搭在李瑞东先生的胸前,先生猛一吞气,十几个弟子就象触了电一样,个个痉挛着瘫软在地。先生家中一头大犍牛受惊跑了出来,横冲直撞,无法制服。家人叫先生,先生迎上去一手抓住牛角,另一只手在牛的肋部拍了一掌,牛顿时仆倒在地,口吐鲜血而死。武清城里的屠户李八将牛剥开后一看,断了三根肋骨,且五脏淤血。此事本来非常确凿,后来越传越神,有人说牛骨皆被震碎。多年前,李进修的侄子李仰真老人对笔者讲述了上述两件事,而且李仰真老人和其叔当时就在李宅,还吃过那头牛的肉呢。后来,在民国年间出版的《北方健者传》一书中也提到了此事,作者杨明漪是听程廷华的弟子周祥所说,周祥否定了碎骨之说,但肯定了李瑞东先生一掌击毙一头牛的事。周祥还讲述了另外一件事,有一次周祥在李宅时,李瑞东先生叫他闭上双眼盘坐在石板上,先生伸手掌至于周的头部上方寸余位置,先生说:“祥子,我把你提起来了!”周祥便觉得身体离开了石板很高,又听先生道:“祥子,我把你放下来了!”周祥便觉落于石板上。其实周的身体始终未离石板,而是全身气血随李瑞东先生的手掌上下起落,所以周会产生错觉。这就是内功的神奇。据李仰真先生说,当年李瑞东先生在房屋内猛然一抖全身,房屋的窗户顿时一阵乱响,窗户纸全碎。

    李瑞东先生在创出李派三盘太极拳后,仍然继承了许多各派太极拳内容,尤其是杨露禅先生所传的杨家老拳,比如“八大手”、“老三推”、“十三丹”、“十三硬架”、“六十四式老架”等等,李派继承的传统太极拳械内容很多,有数十个套路,至今仍在李派内部传习着。如今人们普遍怀疑太极拳的实战效能时,这些传统“老拳”的价值将会被人们所认识。现在看来,很难说由杨家老式太极拳所繁衍出的各派太极拳比之杨露禅时代究竟是进步了还是退化了?因为当今人们居然怀疑起太极拳的实战效能来了。

    影响成就

    品格影响

    1900年到民国元年这一阶段,李瑞东先生主要在武清老家研究武学、传授弟子。李派太极拳就是在这一阶段创编出来的。先生生性豪侠,仗义疏财。与武林中人交往很广,无论功夫高低、贫富、地位如何,凡是来访者先生总是热情招待,坦诚以对,对于缺少盘缠者,先生总是慷慨解囊,所以先生在武林中的朋友很多。家里常有食客数十人,武林中送给先生另一个绰号——“小孟偿”。

    慈悲心的影响

    先生对贫苦百姓颇具慈悲心,每逢灾荒之年总要在京津两地专设粥棚,整大车地送,救济饥民。先生医术高超,且有求必应。从不向患者收取诊费,对穷人有时连药费也免去,所以声誉很高。但另一方面,先生嫉恶如仇,对坏人从不手软。在李派的戒条里就有“七戒见义不为”和“六戒见恶不除”、“应救不救无勇无刚”这三条。

    见义勇为的影响

    早在李瑞东先生于端王府时,曾经有一次在庙会上,遇见一伙秧子们欺负一个上香祷告的妇女,先生上前劝解,秧子们不但不听,反而仗着人多围攻先生,先生只一掌将为首的一个打得牙齿飞出,竟然嵌进柱子里,该秧子顿时倒地不省人事,众秧子见状立即作鸟兽散。

    擒匪首伸张正义

    先生在京期间,京北某县土匪肆孽,啸聚五百余人,劫掠乡里。官兵屡为所败,李瑞东先生侠肝义胆,仅带弟子数人摸入匪巢,驱散徒党将匪首生擒,由此可见先生艺高人胆大。此事在民国出版的书籍中也有记载。还有一次,先生乘轿车携长女进京购置嫁妆,轿车行至京东采玉时,路遇一伙强盗拦路。为首的一个持一把左轮枪,车夫以为这下可完啦,强盗们有枪。李瑞东先生不慌不忙下车,突然闪电般地飞身上前,一掌将为首的那个持左轮枪的打倒在地,其余匪徒均作鸟兽散。被打倒的那个,当时一命呜乎,头骨碎裂,两个眼球迸出,样子十分吓人。李瑞东先生说了声“没事”就带长女(笔者祖母)进京办嫁妆去了。等两天后返回时,才看见官府正在验尸,围观者甚众。先生佯作不知情,还下车看了看。

    练武功出神入化

    李瑞东先生武功早入化境,远非寻常人可比,全国各地千里迢迢到武清城里访先生者很多,因此先生的武功也是靠实战打出来的。当时李家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上门者,都要热情款待,但来访者也都要在“来时露一手,走时留一手”。由于来访者很多,几乎是络绎不绝,所以先生经历的实战机会很多,可谓见多识广。因此各门派留在李派的拳械套路也很多,有好的内容就记载下来。李瑞东先生虽然家资雄厚,但也因此几尽家产。由起先的四十余倾良田,变成了后来的四倾多。俗话说“穷文富武”,可见没有相当的财力是难以做到的。

    李瑞东先生从不向徒弟索要财物,先生传授弟子基本上是尽义务的。先生有些弟子长期在李宅吃住,只是自觉地从家里带些粮食而已。李宅内有一个四合院专门用来住徒弟和客人的。先生对徒弟要求很严,练功夫严禁偷懒,一经发现,轻则严厉训斥一顿,重则重则逐出师门。

    收徒传艺

    先生有弟子百余人,著名者近二十来人。先生有三子二女均精李派拳法:长女奇英、长子伯英、次子仲英、次女菊英、三子季英,弟子项润田、李进修、李子廉、张滔、陈继先、程安和尚、蒋万和、蒋万良、文实权、罗子鸣、王凤鸣、刘子鸣、高瑞周等人。原本是通背门的名家王荣标(人称“大枪王荣标”者)先生,在李瑞东先生逝世后,因仰慕先生之名,曾经与先生长子伯英结为师兄弟,从伯英学李派拳法。

    弟子中功夫最佳者

    先生的弟子中功夫最佳者为李伯英、项润田、李子廉、张滔、李进修、高瑞周等人。伯英身高力大,拳法精湛,据说其所练杆子长两丈余,时常挑着几十斤的铁锁练习,与人比试大枪时,常在双方大枪一触之间,令对方的大枪脱手,伯英有个绝招:对方持枪,伯英持杆子站立不动,令对方用枪尖扎伯英的杆子头,对方无论如何也扎不到,双方调换,伯英让对方持杆子随便动,自己用枪尖只一招就刺中对方的杆子头,李伯英的杆子练得出神入化,为了练出一种粘劲来,常在李宅后面的水坑边缘跑着练,边跑边用杆子抽打水面,久而久之练出了这种粘劲,后来在场院内,伯英用杆子往碌碡上一抽,杆子一抬,碌碡就被得带翻滚起来。李伯英后在设于北平的东北陆军大学任教,月薪一百二十块大洋,远远高于其他武术教师。伯英的弟子有通县的任万良、北京的陈月舫等人较为著名。

    弟子李子廉济南打擂一举夺魁

    李子廉曾经在天津东北军万福麟部任教,其弟子有山东人杜咸三,天津的郝铭较为著名,杜毕业于清华大学数学系为硕士研究生,在天津任教。后回到山东。曾经参加过济南打擂,一举夺魁。郝铭为京剧大师郝寿辰的胞弟,曾经任天津怀才学校校长,后在南开大学工作,1936年中国出席柏林奥运会代表团领队就是郝铭先生,当时中国代表团成员均为武术运动员,所以派出的领队是精通武术的。

    贡献传世

    民国元年(1912年),袁世凯就任民国大总统,下帖请李瑞东先生赴京担 任其拱卫军武术总教长一职。同年,先生到天津与盟兄弟李存义、张兆东等人创中华武士会,先生首任会长一职。(先生逝世后由李存义任会长)会址设在天津中心公园大四合院内(原造币厂),李派占正房东屋,形意门占正房西屋,武士会成立后,在中心公园召开了一次全国性的武术比赛,当时称为“天下英雄会”,李瑞东先生主持了大会,并亲任总裁判长。这很可能就是中国历史上首次全国性的武术比赛,对于当时宏扬民族精神来说,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中华武士会创立后,到中心公园学习武术的人络绎不绝,常有军人排着队前往学习武术。可谓盛况空前,由此可见中华武士会的创立对于推动中国武术的发展来说,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这是李瑞东、李存义、张兆东、李书文等老前辈对中国武术的发展所作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长逝于世

    李派在中华武士会的教学工作,是由李进修的儿子李昭堂、李昭棣,侄子李昭荫代理的,后来李昭荫被叫到南开中学与蒋治中(万良)创立“广武学会”,当时校长是张伯苓先生。李瑞东先生则常在北京任教,不定期地到天津武士会看看。1917年农历腊月二十八日,李瑞东先生从京城回到武清家中过年,因使用煤炉不当,煤气中毒于次年正月初一日逝世,终年六十六岁。李瑞东先生逝世,由于事发突然,顿时谣言四起,一些后辈拳家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制造谎言,说什么曾经战胜过先生。然而深究起来,无一例经得起推敲,此种武林陋习实不足取也。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手机客户端 | 粤ICP备1207967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