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功法分类

    内家拳搏斗的真正意义

    • 评论(22)
    • 收藏
    • 分享
    • 2016-09-05 17:00
    • 作者/来源:中华武术网

    内家拳应该是近三百年才出现的武术用辞,最早被引用于清初大儒黄宗羲及其子黄百家对王征南拳技之评语。黄宗羲(1610—1695年)是明清之际的经学大师,康熙八年(1669年),他为这位武术家朋友撰写《王征南墓志铭》,不同凡响,后世拳家据此而多有开发。

    黄宗羲在《王征南墓志铭》提到:“少林以拳勇名天下,然主于搏人,人亦得以乘之。有所谓内家者,以静制动,犯者应手即仆,故有别少林为外家,始起于宋之张三峰(丰)。三峰为武当丹士,徽宗召之,道梗不得进,夜梦玄帝授之拳法,厥明以单丁杀贼百余。”

    黄百家是王征南徒弟,他在其父撰写《王征南墓志铭》后七年,写《王征南先生传》,收于其著《学箕初稿》之中。内文有:“征南先生有绝技,曰拳,曰射。就穿杨贯战善射者,古多有之,而惟拳则先生为最。始自外家至少林,其术精矣。张三峰(丰)既精于少林,复从而翻之,是名内家,得其一二者,已足胜少林。”黄百家主要说明其师王征南的拳技属于内家拳,此功夫有别于少林而胜于少林,源自张三峰对少林拳之吸收与改造。

    古练武人没内外家之分

    发展至今,内家拳的功夫特色是:一、以静制动。二、犯者应手即仆。三、以柔克刚。四、具有内养之术。

    奇怪的是,除黄氏父子的记载之外,古书中无人强调徒手实战时的技击方法有内家、外家之分。更值得思索的是,当今世界各地擂台搏击赛中,例如K1、MMA等,没有以拳派分类或类似内家外家来分别作赛(近年内地电视台举办的《武林大会》不算)。几乎可以说,拳手技击,平生所学的什么家派都会用上。

    从擂台搏击看内家拳

    在国际性“全接触”(fullContact)的拳例,除了一些为避免拳法丧命而指明不准打“后枕”之外,一般都容许任何技击术的施展,然比武就应该如此。事实上,拳肘脚膝的用法,相对于“击倒”(KO)来说,根本取决于力度、速度和准确度,而不建基于内家拳或外家拳,北派或南派。擂台上,两个人对擂,一对拳套、一个护阴,再加上四条围绳,比武者就要使出击倒对方最有效的方法。

    笔者愚见,擂台上从未有过如现今内家拳文章撰述中所谓“四两拨千斤”这类妙到巅毫的情况。一般好“讲手”者,喜用“化”、“柔”、“丹田劲”等概念来渲染内家拳的威力,一大堆“化劲”、“柔劲”、“拥劲”等文字表述,也为武术加强了文学色彩,却甚少体验过街头拼命或擂台搏斗那“非死则伤”的瞬间感受和滋味。有过搏击经验的朋友必会同意的是,缓慢的动作是永远用不着的。内家拳文述中的主静之术还可以,主慢则落败无疑。

    从擂台搏击的历史看,以太极拳训练为主而又上过擂台的寥寥可数,上了擂台而又胜出的更凤毛麟角,往往拳手“打得”与“拳神”的可观性又是两回事。诚然,太极拳、形意拳、心意拳、意拳、八卦掌、武当拳等被称作内家拳系功夫,可以在哲理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尤其是源于道家思维的自然哲学,但实际上述的多数拳种是刚柔并施,拳风虎虎而不下于外家拳。也正因如此,存在多数属于想当然的理解之下,令武术文化存在了一个误区,一直挥之不去,就是文字表述的哲理高度远远抛离实际功夫所能达致的境界。当然,这些武术境界的描述和用辞,都是具备学养的功夫前贤在体会拳道合一之后的真实表述。只不过,后人修炼境界未致。又要延续前人拳理之高度,遂出现过分其辞,矜夸其巧的情况。

    这一代太极拳练习者,恐怕有相当是流于空谈理论,到实战时又表现出令人遗憾者居多。半世纪前在澳门举行的“吴陈比武”,就值得反思。

    “应手即仆”防守术

    我们不妨来个定向分析,把黄宗羲所说的“所谓内家者,以静制动,犯者应手即仆”咀嚼一下。所谓“应手即仆”,是说敌人已向我方打出一拳,我要应手,从而把敌人击倒。我们不难想像,若一击即倒的话,何需要应?对方用重拳把我击倒,尽矣!呵呵,我又是高手,他的拳被我接了,我就是应;或者,他的拳打空了,我回他一拳,他就要应。在他来说,打空后要应是第二层次的做法。在我来说,要应是一种防守术。总之,这是一种属于被攻击情况下的技击术,而不是主攻之术。

    如果在实战中,攻人之技为第一层次的搏击术,被攻的处理是第二层次的话,那么所谓内家拳之相对应者,是第二层次的处境打法。为要应手,便有可借力打力、以柔克刚、以静制动、顺势化力等处理手法,其结果可能是“仆(跌倒)”,故“应手即仆”。进而言之,只要应得灵敏,回击有法,那些用意不用力、四两拨千斤、舍己从人、动急则急应、动缓则缓随等技巧描述便可上场,一并组成所谓内家拳的特色。

    内家拳过分吹嘘的年代

    有些内家拳师傅为要从芸芸众多的名师中突显,标奇立异的自创名相,不但把功夫附会于古代哲学理念——借用《易经》、《易传》、《老子》、《庄子》等名辞,更把现代科学元素混为一谈,觉得玄之又玄,可惜大多是不知其所以然的,反正名牌效应用得着,讲得愈玄就愈高档。

    今天这种情况更趋严重,说什么三度气圈、五度力场、九度光环,还发明几十种“劲”以示高明,真不知所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一个可以上得擂台,只能在推手游戏中自得其乐;或者找几个乖学生按其既定规矩站立摆桩给自己表演隔山打牛、凌空发劲,再拍几辑硬照、几条短片,放在互联网上做宣传,或付梓印制一两本神乎其技的秘笈。

    有一次,笔者在地铁站看到一位年轻人向我打招呼。我不认识他,他说他常浏览我的网页,所以在街上认出是我。他认为,我在网上所写的文章和讲座短片很精彩,比起一些所谓名师的料子更胜一筹。我笑说:“多谢你的赏识,欣赏到我的文章者尚要‘够班’!”他严肃起来,说:“我有三位朋友都是太极拳发烧友,拿了100万跟某名师闭门学习,学到的也不如您在网上所展示的练功心得啊!”

    噢,那使我蓦然惊觉:原来鄙人的功夫不止100万!在香港“拉丁舞”那上千万港元的昂贵学费已震慑人心,岂知教授太极拳也同样是赚钱的事业。不过,这些现象只能说是—种文化末俗,是不是应了王安石的那句诗:“末俗纷纭更乱真,糟粕所传非粹美,丹青难写是精神!”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手机客户端 | 粤ICP备1207967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