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功法分类

    李志坚与武术申奥

    • 评论(0)
    • 收藏
    • 分享
    • 2017-08-12 11:46
    • 作者/来源:全球功夫网

    2002年9月27日晚,亚奥理事会主席法赫德在韩国釜山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亚奥理事会及其所有成员都支持武术在2008年奥运会上成为一个正式比赛项目。法赫德亲王在釜山亚运会开幕前召开的一次会议上表示,亚奥理事会及其所有成员协会一致支持武术进入2008年北京奥运会。法赫德亲王信心十足地表示:“全亚洲将一起努力,使武术成为奥运会的一部分。”

    2002年10月10日,亚武联第九届代表大会在釜山召开,李志坚连任亚武联主席。会议决议要求亚武联会员协会紧密配合国际武联的申奥工作,争取使武术成为2008年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

    2002年11月18日上午,总局武管中心分别打电话给何振梁和于再清同志,了解将于11月27~29日在墨西哥召开的国际奥委会第114次全会有关信息,听取熟悉国际奥委会事务的两位领导的意见和建议。

    2002年11月23日,何振梁在墨西哥机场指出:国际奥委会第114次全会只讨论取消或是不取消某些项目,不讨论新项目的扩充问题。在此次会议之前,国际奥委会曾宣布,墨西哥会议不会讨论武术等项目成为奥运会项目问题。11月27日,出席墨西哥国际奥委会执委会会议的何振梁告诉国内,罗格在执委会会议上表示,关于武术进入奥运会的问题,墨西哥会议不进行讨论,待2003年在布拉格召开的国际奥委会第115次全会后再研究。人们发现,国际奥委会把2008年奥运会扩项推迟到2003年7月,对武术争取进入北京奥运会来说,无疑是不祥之兆,对武术申奥呕心沥血、日夜奋战的中国人、武术人来说,无疑是严重的打击。

    2002年12月2日,总局武管中心主任、中国武协主席李杰以个人名义将《关于武术成为2008年奥运会比赛项目有关问题的建议》上报国家体育总局。针对武术申奥出现的意想不到的困难局面,《建议》严肃地提出四点意见:“1.请总局和北京奥组委领导向国际奥委会继续施加强大压力,务必争取在布拉格会议前由执委会做出决定武术成为北京奥运会比赛项目,而绝不能消极等待。2.在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近日访华期间,强烈要求其协调武术成为北京奥运会比赛项目问题。3.明确表示武术只作为北京奥运会比赛项目,具体比赛项目和参赛人数可协商解决。我们不能接受武术作为表演项目。4.在明年布拉格会议之前,根据奥林匹克宪章6·12之规定,准备好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建议案,届时请何振梁等执委联合提出。”当天,志坚书记在此《建议》文上做了批示:“今天下午,我约李杰、建昌同志来谈武术进奥运问题,我支持李杰同志的想法。此信,我还想报刘淇同志,加上我的两句话,大意是武术争取进奥运要重视利用维尔布鲁根一行此次访问的机会。”袁伟民局长批示:“我已与再请、铭德同志交代过了。”于再清副局长批示:“我准备同维尔布鲁根和费利先谈一下,进一步施加压力。”

    总局武管中心自此按照总局领导、特别是志坚主席的批示和指示精神,加大工作力度,竭尽全力,为使武术成为北京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继续奋战。2003年春,介绍同岁、同属牛、同是北京体育学院毕业生、同为武术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夏柏华、门惠丰、吴彬、张山(按出生月份大小为序)业绩的《四牛武缘》一书出版。国际武联主席李志坚为此书写了题为《以申奥促发展》的代序。“代序”的第一句是“武术进入奥运会到了关键阶段。困难很大,希望也不能说就很小。”接着,他又写道:“武术如果能够进入2008年奥运会,将会又一次强力推动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对举办历史上最出色的一届奥运会至关重要。”他指出,北京申办奥运会时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方针,就是“以申办促发展,以发展促申办。”这个方针,取得了巨大的成果。这个方针,特别是前一句,尤其适用于武术。“以申奥促发展,我们还需要从宏观与微观、理论与实践、总结自己与借鉴别人的结合上,进一步理清思路,多层展开。”2003年5月下旬,应俄罗斯武术协会邀请,中国武术协会主席李杰和北京武术院院长、国际武联技委会原主任吴彬访问了俄罗斯。离京前,志坚书记指示我们,在莫斯科,一定要去拜访俄罗斯的国际奥委会副主席斯米尔诺夫先生,代他感谢斯米尔诺夫对武术进入奥运会的大力支持,希望他继续发挥在国际奥委会的影响,支持武术成为北京奥运会比赛项目。我们在俄罗斯武术协会主席穆兹鲁科夫(现任国际武联副主席)的陪同下,在斯米尔诺夫先生的办公室转达了国际武联主席李志坚对他的问候,并请他在布拉格会议之前和会上,给予武术申奥强有力支持。斯米尔诺夫副主席热情接待了我们,明确表示支持武术成为北京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5月30日,我们回到北京。正如国际广播电台资深记者、中国武术协会新闻委员会首任副主任王友唐2003年在《中华武术》杂志写的《非常时期的非常出访》所说:“这是李杰武术生涯的收官之作。”

    2003年6月2日上午10点,接到总局关于我工作调动的电话通知,下午,中心开大会,宣布免去我总局武管中心主任职务。这就意味着我将结束我的七年武术生涯,标志着总局武管中心和中国武术协会武术申奥工作的接力棒交给了继任者。十多天后,我被任命为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主任。人离开了武术工作岗位,可是,我的心从来没有离开过武术申奥和武术事业。2003年11月初,在澳门召开的国际武联代表大会,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国际奥委会委员于再清当选国际武联主席,从李志坚书记手里接过了国际武联武术申奥的接力棒。

    2004年11月,北京市一位领导在《北京奥运与中国和平发展》的演讲中透露,国际奥委会决定拒绝武术成为北京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得知这一消息后,国家体委原副主任、国际武联筹委会主任、亚武联首任主席、中国武术研究院首任院长、目前重病住院的徐才同志为武术被挡在北京奥运会大门之外而流下了伤心的热泪。我的心也在流泪。对为武术申奥呕心沥血的各级领导和无数工作人员,对日夜期盼在北京奥运会赛场看到武术身影的国内外武术界来说,不能不说是无与伦比的遗憾!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手机客户端 | 粤ICP备1207967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