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功法分类

    为传统武术找寻时代定位

    • 评论(0)
    • 收藏
    • 分享
    • 2017-10-20 21:54
    • 作者/来源:中华武术网

    从小跟着父亲学习回教门长拳,继而随武术大师学艺,徐纪老师承袭了多位由大陆来台的北派武术大师绝艺。如今,他早从学习者转变成教授者,继续中国武术的传承工作。基于对中国文化的崇拜与热忱,他不仅习武,也在文学与武术之间寻找交集,咀嚼中国文化之美。以东吴大学中文系及师大中文研究所的学历所累积的文学内涵与素养,让他在移居异国十五年的时光中,对中国文化有了更深一层的体会。

    武术以强身为目的

    在数十年的学习与教授经验中,徐纪深悟中国武术的历史悠久、门派众多、内容丰富的卓越成就。但一般人,甚至中国人本身,对于中国武术的了解,却多半只是来自电影、小说等媒体片段甚或扭曲的传播。多年前一部轰动国际的美国电视连续剧《功夫》,让中外人士对中国功夫的莫测高深感到好奇。而李小龙的功夫影片更将中国功夫推展至全球各地,但是基于戏剧化的要求,这些影片所呈现的中国功夫,多半只能停留在肤浅的表象与夸张的动作。

    对毕生热中中国武术传承的徐纪来说,武术其实有另一种不同的诠释角度。「运动可以天天做,然而武术却不能用来天天格斗;武打的技术,一定要取得时代的定位,转换蜕变为强身的运动。」

    和许多武术名家一样,徐纪早在懵懂无知的童年年代就与武术结下了不解之缘。从小,他跟在喜欢京戏的父亲身旁看戏,除了戏剧情节的变化外,最让他着迷的就是台上的武打招数。于是当父亲在练习回教门长拳时,他就是父亲的小学徒,一招一式打得毫不含糊。启蒙阶段的学习,开启了他全心投入中国武术的一生。

    到了高中一年级,徐纪正式拜师学艺,中央国术馆第一期第一名毕业的韩庆堂老师,成为他最早的长拳师父。

    「我学了很多年,虽然在长拳的学习领域里学得很辛苦,也得到长足的进步,但是总觉得不知道运用的技巧,于是又学习螳螂拳。」

    综合学习各家拳法

    为了让自己所学的拳术能不断地精进,他几近饥渴地向外吸收其它门派的拳法。在学习螳螂拳一段时日之后,他又觉得自己的拳法力道不够,于是又开始找寻「发劲」的训练法。

    中国武术的派相当多,各有各的特色与技巧。针对自己的需要,他又拜在精通八极拳、劈挂掌的刘云樵老师门下,学习另一种新的拳法。

    在刘老师门下的这段学习过程中,由于拳法动作简单、朴素、讲究内劲的开发,可将习武的心境,提升到不同的境界;个人受益也最多。

    任何事物的学习,除了个人的努力外,能遇到一位识才的老师,是个人最大的幸运。刘云樵老师不但将其八极拳、劈挂掌的精华尽授徐纪,基于爱才心态,还带着他去向杜毓泽老师学习陈式太极拳。

    太极拳的门派相当多,陈式太极拳是最早的门派,而后杨式太极拳将太极拳推展至全世界,因此流传全球的中国太极拳,大都以杨式太极拳为主流,其实陈式太极拳的拳法自有其独到之处。

    由于深入学习各家武术及拳法,融合了各家的精华,徐纪的拳术有其特殊风格。为了将所学的武术传承下去,他曾执教于师范大学、台北师专及政战学校等大专院校之体育科系及国术社团,同时也受聘于中、小学教师研习会,主讲国术教材。

    致力于武术现代化

    除了教授中国武术、讲授武术,徐纪也参与国立编译馆《中小学体育教材国术课程》的编译工作,并主编《武术史科集刊》、《大汉武术丛书》以及担任《武坛杂志》社社长等;近年来,则致力翻译介绍大陆武术佳作,而其个人的著作则有《中国武术论丛》、《千里不留行》等。其它刊登在日本、大陆等有关中国武术专文超过百篇,他不止是一位曾跻身于「武术推广名人堂」的武术大师,更是武术界的「学者」。

    十五年前,徐纪在美国旧金山成立了「止戈武塾」及「传统武术协会」,向全美各旅裔传授正统的中国功夫,致力提高中国武术在国际间的水平。

    「功夫首都」——这是他对旧金山的武术现况所下的评语。在这里,中国武术的门派很多,教授水平也很高;但是民间武术教学多半仍充满浪漫色彩。未能随着时代的改变求新求变,这是徐纪感到相当遗憾的一点。

    「我们看到成龙、李连杰等所拍摄的功夫影片,是夸张的戏剧表演,与中国武术的内在精神有很大的差距。」

    担任过电影的武术指导,虽然他所指导的武打招式,曾获得许多武术行家的赞赏,但有感于戏剧与真实的既存差异,他毅然放弃这项工作,转而投入追求武术现代化的行列。也就是将古老的中国武术随着时代的转换,脱离格斗、武打的角色,而求其现代化,与科学化的蜕变,来为保健养生而服务。

    中国武术内外兼修

    「中国武术已有五千年的历史,他不仅讲求『运』,更追求『动』,是身心兼顾的健身运动。」徐纪分析中、外运动的效果,他的结论是,中国武术在『运』『动』两者间,相当平衡发展,但西洋的运动往往只有『动』,而没有『运』,例如西方的有氧舞蹈,只追求动跳奔跑,缺少了体内运转的功法,这是两者间最大的差异。

    记得有一次练功时,师傅要他练习「踢腿」。他踢出右腿,左手向身后伸展,老师虽然夸他「脚踢得很好」,然而批评「手不好」!告知左手的高度要停在比耳朵低、比肩膀高的位置。当时徐纪并不认为手的位置在腿法中有什么重要的涵义,经过老师的指点后,他才豁然明了。

    因为拳法的精髓,若练到「观照」的境界,能将脑部看到想到的角度,实际操作于三度空间中,才是炉火纯青的地步。而左手伸出的高度,会影响到脑部的灵活运转。这就是一种生理的均衡训练。

    与日本空手道的踢腿相互比较,空手道踢腿时,全身摇摆,,双手张开以保持平衡。此时,身体缺少保护,很容易让对方得到攻击的机会。虽然一样的「踢腿」动作,但却是缺少了内外观照的平衡设计。

    中国武术中一项重要的技术,就是强调身体内部的运转功法,先运内理,从呼吸系统、循环系统、消化系统到神经系统的运转,再结合外在的动作,才能完全提升运动的真正效果。

    练武调身住气养神

    于是,近年来徐纪一直潜心研究,如何将传统中国武术由内而外的精神,运用在健身方面。于是他撷取太极拳、八卦掌等精华,来达到运动兼顾的目的。

    徐纪发现,中国武术所达到的运动效果,如同金字塔般稳固,在基部方面可收到调身、住气及养神的效果。

    所谓的调身,就是利用精简的动作,让身体做弧形的扭曲。

    徐纪认为,一般的运动都是「外放动作」,他所教导的动作,伸展出去后必须再向内收回来,大肌肉群及小肌肉组都能够运动到,进而使身体躯干及筋骨均得到操动,效果由外而内非常彻底。

    健体之外尚可修心

    这种由外而内调身的最大功能,是可以让运动者感受到从肌肉到内部器官的反应,达到「收视返听」的效果。

    徐纪表示,运动是一种内外兼俱的动作,古时候的和尚在静坐之前,要挑水劈柴充分活动,这才是运动的正确做法。现在很多参加静坐的人,筋骨没有稍微活动,就开始「静坐」,是有偏差的。

    在住气方面,运动时,肌肉可以受到意识的控制,而人体内部器官则无法指挥,只有呼吸时可稍微控制呼吸系统的器官。所以中国武术的练习,都以「呼吸」做为与内部器官沟通的桥梁。呼吸控制是练功的基础,许多呼吸的方式如自然呼吸、深呼吸、摒吸、连续呼吸、腹式呼吸等训练,都是结合外在运动,利用呼吸来控制器官,防止及延缓器官的老化与下垂。

    养神是现代人最需要的修养,忙碌的工商社会,许多长期处于紧张状态的人,已无法辨识「紧张」的「放松」的差别。

    例如,许多人在下班后,带着「轻松」的心情开车回家,其实「开车」是一个紧张动作,如果没有正视其紧张性,则会产生危机。中国武术的训练过程中,老师一定会先教你如何认识「紧张」,再学习「放松」这对于耗神的现代人来说,可以达到养神目的。

    累积数十年来学习与教学的心得,他深深感到,中国武术的锻炼成效,不仅仅呈现在身体外表的健壮,在修身方面都会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例如,追求练武的功法,可锻炼一个人务实的态度:过程的辛苦,会培养一个人吃苦的励力,不管受到多少挫折,不会轻易放弃目标,对质量的提升与追求也会产生持续的毅力,这些都是他深刻的体会。

    积极推展现代武学

    「他很平凡,但是中国武术使他的养修火侯,推展至一个不平凡的境界!」这是徐纪的好友对他所做的评论。

    在其数十年的生涯中,一直保持单纯的生活方式,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跳舞;「看书」是他最大的嗜好。当笔者问他,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学习中国武术?徐纪表示:除了重病的患者,中国武术的学习没有任何的条件。无论男女老少,任何人都可以学习。尤其对于心脏病、高血压的患者,武术的锻练更有相当程度的帮助。但重要的是,同时也要学习饮食及生活习惯的控制。这两者若没改善,武术是学不好的。

    徐纪强调:在练功的过程中,学习者会排出体内的「浊气」,能转移沮丧的心情,很适合红尘滚滚中的忙碌者学习。

    在旧金山十五年的教学生涯中,徐纪深深感觉,中国武术的学习还是比较适合中国人。在他无数的外国学生中,迄今无人能突破体型、动作习惯种种先天上的种族差异,而达到中国武术的高峰。可见中国武术的传承还是要落在中国人的身上。于是他毅然回到台湾,与台视文化公司合作,将其毕生所学的罕传套路、珍秘功法和盘托出,拍制成精制录像带,以进阶的方式,深入浅出的教学,让所有学习者都能确实接触中国武术的精华,而收养生、修性、健身之效。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手机客户端 | 粤ICP备1207967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