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功法分类

    术道相争,龙虎相击,牙呆拔哉提罗萨

    • 评论(0)
    • 收藏
    • 分享
    • 2017-12-07 11:12
    • 作者/来源:全球功夫网

    全球功夫网讯 “柔术”一词,我最早在日本电视剧《姿三四郎》中听到。那里面的柔术家大都是练柔道的主人公的对立面,品德卑下,顽固不化,没给人留下什么好印象。据说有许多现实中的柔术家都对其中的描写不满,原小说的作家还因此受到过质问。

    其实,柔术发祥于日本,和中国的传统武术一样,有着悠久而值得夸耀的历史,以及丰富的技术内容和多姿多彩的风格流派。所向无敌的巴西格雷斯柔术;奥运项目中的柔道都是在其丰厚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十九世纪末某年的某一天,日本国警视厅召集全国的武林高手,在东京举办了一次“武术大会”。我们从大导演黑泽明日后拍摄的电影中看到,武术大会举办的地点好像是在一个乡镇供销社的粮食仓库。警视厅还在仓库的大门口处扎了一个很土的牌坊,在上面写上了“警视厅武术大会”的大字。同时在两旁各配上四个小字,分别是“武术振兴”;“龙虎相击”。

    日本人用汉字,但总让人觉得有那么点不到位。什么“龙虎相击”?用“龙争虎斗”不是更带劲吗!大会上,确实将发生一场龙争虎斗。争斗的双方一边是代表着传统日本柔术的“良移心当流”宗师村井半助;一边是新兴柔道“宏道馆”的得意弟子姿三四郎。村井已经年过半百了,为了这次新旧武术的大决战而努力训练了好久,志在必得。姿三四郎才二十多岁,身强力壮,最近接连战胜了包括“心明活杀流”门马三郎在内的众多高手,锐气正盛。可是,不知为什么,年轻的姿三四郎显得有些犹犹豫豫,心神不宁。别人猜测姿三四郎可能是畏惧村井的威名,而村井的弟子桧园源之助却明白老师不是人家的对手。

    自从“宏道馆”柔道兴起之后,在传统柔术界掀起了轩然大波。不是柔道本身多么厉害,而是它倍受当局者的关注。日本与中国有着近似的文化,也有“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陋俗,武术界也讲究“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怎容柔道凌驾于门派诸流之上。于是,不断有柔术家找到“宏道馆”门上挑战,有人还对其创始人矢野正五郎进行暗算,但都以失败告终。桧园也曾经独自到“宏道馆”去找矢野,却没有遇到他,一气之下将其弟子打伤。当时,姿三四郎正受到师门处罚,无法应战,只记住了桧园一句话——柔术和柔道迟早要有一番大决战的。今天的“武术大会”就是桧园预言的那场大决战。

    桧园很想代替村井出战,不料却被老师拒绝了。桧园心里很是郁闷,在和姗姗来迟的姿三四郎相遇时,不无气恼地说:“你真走运!”姿三四郎不解其意:“你什么意思?”桧园冷笑:“老家伙不让我上,不然你没有机会。”其实,即使正当盛年的桧园出场,柔术获胜的机会也不多。因为“武术大会”选择的是对柔道有利的竞赛规则。

    柔术之“柔”,实为“以柔制刚”之意,故柔术实为主于御人的徒手格斗术。柔术原启发自明代旅居日本的中国人陈元斌,后来经年累代不断发展,形成了独具大和民族特色的完整体系与不同侧重的风格流派。其最初的技术主要包含踢、打、摔、拿等“四击”,尤以“擒跌术”,即“投摔擒拿”擅长。

    后来,有人结合日本民族席地而坐的习惯,又增加了“寝卧擒固”之技,使柔术趋于完备。如今,我们看到的古柔术都以实战生擒为特色,从拳脚击打(当身技)、摔跤擒拿(投技、关节技)着手,在将对手置于地面后以寝固技(倒地控制)制服之。由于柔术的实战功能,所以在练习与比赛中易造成很大的危险。许多流派甚至无法在同门之间进行自由对练。这让柔术在进入近现代之后受到了困扰,既无法与体育竞技相融合,又因热武器的出现而缺少功用,所以日趋衰落下去。黑泽明电影《姿三四郎》中的许多柔术家落魄潦倒的状况实际上是当时真实的写照。

    柔道在这种情况应运而生,实在归功于电影里矢野正五郎的原型嘉纳治五郎先生。嘉纳是一名教育家,曾经学习过“天神真扬流”和“起倒流”柔术。前者的内容全面,主要包括站立擒跌和倒地寝固的技术;后者则以站立击打置敌于地的技术最佳。嘉纳通过将二者融会贯通,同时引入现代体育竞技的概念与做法,强调培养“体育、胜负、修心”的文化精神,于二十三岁那年创立了焕然一新的柔术——“讲道馆”柔道。柔道在柔术的基础上发展了可竞技的一面,严格禁止在比赛中运用以击打为内容的“当身技”,同时限制在施展“固技”时应用“关节技”和“绞技”的范围,如在站立时不能使用,在地战中致使对手疼痛难受时必须停止,在最大程度上保证了竞赛中的安全性。

    柔道顺应了日本明治时代向现代化国家转型的大趋势,自然受到朝野欢迎。事实上,电影里的警视厅“武林大会”确曾举办,时间是在1886年(明治十九年)。主办者没有采取民间比武的落后方式,而是以嘉纳“讲道馆”的规则统一比赛。限制了被许多柔术家视作“杀手锏”的实战绝招,彼此间的较量变得和我们今天常见的“柔道”或“摔跤”比赛无异。“讲道馆”柔道的弟子如鱼得水,最终大获全胜。在这次比武中表现最突出的是一位叫西乡四郎的“讲道馆”弟子,他在与对手——户冢扬心流的照岛太郎决赛中,战至第十五分钟,即以一记名叫“山岚”的投技(摔法),将对手摔至告负。此战日后便成为姿三四郎决战村井半助的故事原型。

    电影《姿三四郎》是根据同名小说改编拍摄的。因为小说作者富田常雄之父是嘉纳“讲道馆”中“四大天王”之一的富田常次郎,当时曾亲眼目睹西乡四郎的夺魁景象,所以,从小说中多少可以了解一点真实的情况。黑泽明在拍这部电影时,二战正在进行,拍摄条件应该很差。但他却把这次比武的场面表现的非常精彩。姿三四郎是因为无意中结识了村井半助的漂亮女儿,内心里产生了极大的波动。不久前,他在一次正式比武中失手摔死了门马三郎。门马的女儿上门找他拼命的情形,他还记忆犹新。而村井的女儿是自己的恋人,一旦再出现门马那样的情况,自己将何以面对那可能发生的后果!正犹豫间,一位老和尚出现在了姿三四郎身后。“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精神萎靡?”“极真空手道”的大山倍达对于小说《姿三四郎》很不感冒,说它为了宣传柔道而贬损空手道,而且其中很多地方还有模仿《宫本武藏》之嫌。他所说的模仿处之一,便是这位经常给予姿三四郎精神鼓励的老和尚。

    其实,小说中这样写也并非全无来历。当年,嘉纳治五郎初创“柔道”时,就将自己的“讲道馆”设在了一座寺院里。这座寺院的具体位置在东京下谷稻荷町,名字叫“永昌寺”。“讲道馆”最初的规模很小,只有九名学生,西乡和富田都在其中。嘉纳与学生们这时与寺内的和尚有所交往,当然顺理成章。由于有关西乡四郎的资料不全,对于他的来历我们知之也甚少。以之为原型的姿三四郎最早是个人力车夫,误投到“心明活杀流”的门马三郎门下为徒。门马一伙妒忌矢野,联手暗算于他,结果被对方一一打落下水。姿三四郎早对门马大失所望,这下如遇指路明灯,毫不犹豫地追随了矢野。但姿三四郎最初并不了解柔道之“道”,学到了技术以后大撒其野。电影里表现他到市井街头见人就打,七十年代的电视剧中则说明了他打伤的人数,大概有几十条壮汉还有十几个警察。矢野大光其火,大加教训。可这个日本的“骆驼祥子”听不进去,只一个劲地说:“我可以为先生的事业去死!”矢野表示:“我不相信一个没有理性没有目标的无赖说的话!”姿三四郎当下急了:“我现在就去死!”说罢竟扑通跳进了屋外的池塘里。矢野一看这小子跟自己“泡”啦,也不迁就他:“去死吧你!”姿三四郎还真拧,在水里抱着一根木桩一直生挺了一宿。其间,老和尚走过来开导他:“三四郎啊,应该好好泡泡啦。当你被水泡得周身浮腾的时候,就能看到一种难得看到的妙境。”姿三四郎以为老和尚在调侃自己,气呼呼地不理他。等到在寒凉的水中泡到次日天明时,他果然见到了奇怪的景象——一枝鲜艳的荷花在阳光下绽放。从此,他就特别信任了老和尚。即将进入决定柔道命运的决战之前,老和尚又在心神大乱的姿三四郎跟前出现,令他多少感到些安慰。“你是不是要回到寺院去看看那根池塘里的木桩啊?不用?那就安心去比赛!”

    姿三四郎几乎是被老和尚撵着走上了比赛场。村井半助已经等了他一会儿。当意识到比赛即将开始时,老人眼里闪过一丝庄严神圣的光芒。随着裁判的一声口令,姿三四郎与村井相互伸手抓把抢位。但接下来,二人都没有出太大的动作,起初的几步移动,简直就像是在跳交谊舞。周围的人摒神静息,注视着双方微小的细节变化。他们都知道高手过招不发则已,一旦发作必将惊天动地。很快,村井开始了主动进攻,脚下接连使出钩拌技巧。姿三四郎步法灵活,屡屡闪过。二人推来推去,竟移到了比赛场地的边沿。边裁见他们冲向了自己这边,急忙起身躲避,腾出身下的椅子,刚好让被村井脱手推出的姿三四郎坐个正着。这情形立刻引得满场大笑,紧张的气氛因而舒缓。但这种轻松持续了没有片刻,村井就又一次发动了进攻。他自知体力不敌对手,只想尽快取胜,毕其功于一役。电影对于这场柔道比赛的设计,让人看上去更像是一场中国式摔跤比赛。我们没有在其中看到什么固技、绞技、寝技、关节技和舍身技,而只看到了“投技”,即站立式摔跤。对于“投技”也表现得简单,根本没有那些体落、大腰、大小内外刈一类杀招,而只有一招“背负投”。“背负投”在中国式摔跤里又被称作“过背摔”,俗称“大背跨”,是“投技”中的重创招法,好学易用,而且动作潇洒。在电影拍摄的年代,估计也没有什么动作指导或武打设计,觉得这个动作好看又有代表性,便一再拿来使用。

    村井半助先用了两次“背负投”,每次都把姿三四郎丢了出去。但姿三四郎只是在飞行途中将身体略加调整,就安然落地。后来的电视剧里告诉我们,这是姿三四郎专门练过的一招,名叫“猫跳”。“猫跳”其实并不夸张,有冷静的头脑和较强的身体掌控力,即使是在激烈的搏击中也能够做到。2007年度,央视《武林大会》中有好几个人曾被对手丢在半空,但他们都用类似“猫跳”的办法化险为夷。

    村井连续发招,体力大衰,再也无法进行像样的攻击。接下来轮到姿三四郎反击了,他用了一招同样的“大背跨”,把对手甩到了几步以外的角落里。村井真够顽强,挣扎着起身,结果又被对方故技重施------一连三下,他实在无法再坚持,只好跪地认输。姿三四郎的胜利为柔道赢得了巨大的声誉。

    在现实中,西乡四郎也为“讲道馆”争取到了更多的认同。他的两名师兄弟因而进入警视厅担任教练。不久,海军学校的校长也找到嘉纳,要求将柔道作为他们的训练课目。柔道从此被日本人由衷喜爱,并提高到了“国技”的地位。柔术家见此情景肯定不爽。电影、电视剧里的桧园源之助便找到姿三四郎下了挑战书。这份挑战书同时也是一份生死状,不但提出比武的规则,而且要求对方同意“生死各安天命”的条款。桧园提出的规则是“柔术的规则”——要有一名公证人;允许双方使用“当身技”、“关节技”、“绞技”中的危险杀招,而且不受任何限制;决斗时间不做约定,直到一方告负为止。桧园做事还算是光明正大,竟然选择了矢野的朋友——“天神真扬流”的饭昭先生充当公证人。

    决斗当天,姿三四郎、桧园和饭昭先生来到了东京郊外荒僻的山坡上。这里长满了半人多高的蒿草,在狂风中如同海上的波涛般大起大伏。不远处的大山安然宁静,就好像观众在等待着一场好戏开幕。而天空中漫卷涌动的乱云更像是置身事外漠不关心的路人。

    饭昭告诫双方,决斗有风险,动手需谨慎,最好不要打了!“都说股票是毒品,都在玩;都说金钱是罪恶,都在捞;都说美女是祸水,都想要;都说烟酒伤身体,就不戒!我们都是普通人,您说啥也没用!快喊开始吧!”桧园先发制人,姿三四郎从容应对。我们在这里没有看到什么“当身技”,而且他俩很快就翻滚到了蒿草里,都用了什么技更看不清楚了。

    当二人从蒿草中站起的时候,桧园扭着对方脖子的姿态和三四郎的痛苦表情,告诉我们双方动用了最为狠毒的绞杀之术——绞技,而且桧园即将取得胜利。危急时刻,姿三四郎眼中又出现了曾在池塘里见到的景象——荷花艳放,不由得神威大振,奋力而起,突破桧园的绞锁,反用“背负投”把他丢进了山沟里。那荷花是什么意思,至于有这么神奇的力量?

    说实在的,我不太清楚。(转载飞鸿黄影武之友)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手机客户端 | 粤ICP备1207967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