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功法分类

    武坛名将今昔:唐来伟印象

    • 评论(0)
    • 收藏
    • 分享
    • 2018-01-12 14:48
    • 作者/来源:全球功夫网

    全球功夫网 作为一名武术爱好者,我早就知道北京武术队里有位唐来伟。至于当初因为什么知道的他,我还真想不起来了。后来写《新中国武术四十年1972-2012》,我对从上世纪70年代起便称雄竞技武坛,名扬中外的北京武术队做过认真研究。以李连杰、郝志华为代表的第一代老队员,无论男女,我或多或少都有所了解。但对唐来伟,我肯定知道得比这要早得多,起码可以追溯到30年前的全国“武术热”期间——我就是从那会儿开始喜爱和关注武术的。

    多年来,我一直关注唐来伟,却没有机会认识他。对于他的印象多来自杂志书籍和影视,以及他朋友、队友的介绍。也见过他本人一回,不过那已是30多年之前了。可以说,这些印象都相当之好,包括以下将要叙述的几个方面。今年九月,我们终于相识,以往的那些都逐一得到了印证,并且产生了新的印象------

    一、腾空而起的唐来伟

    1983年的春夏交替之季,全国武术表演赛在河南省省会郑州市举办。这在当时可是件万众瞩目的大事情。一年前,电影《少林寺》在国内上映,引发了全国性的武术热潮。因为影片的主要演员都是来自竞技武坛上的冠军和名将,也使得专业武术竞赛活动受到了空前瞩目和欢迎。河南郑州距离嵩山少林寺不远,当地有着悠久的武术传统和浓厚的尚武氛围,所以在比赛期间,前往观看的观众非常踊跃。

    我那时刚19岁,正在郑州求学。血气方刚的年龄,家乡与父辈的影响,赶上“武术热”勃然兴起,燃起了我内心极大的尚武热情,令我成为了这一热潮中最为积极狂热的响应与参与者。武术盛事就在眼前,我焉有错过之理?不惜旷课逃学,连续几天到场观赛;赛后还要在场外流连,期望看到久仰的那些武术名将的身影。记得当时我见过北京队的李俊峰教练,见过女队队长戈春燕,见过留着长头发的“悟空”胡坚强,见过《自古英雄出少年》中的“小媳妇”张小燕------虽然没敢上去打招呼,却也感到大大的满足和兴奋。

    见到唐来伟是在赛场上。那时我已经熟悉他的名字。虽然他不是全国冠军,也不是功夫电影明星,但因我常看《武林》《中华武术》一类杂志,应该从是那上面得到过有关他的信息。也许还能推得更远,好像是在1973年,我上小学的时候,看过一部名叫《花儿朵朵向阳开》的彩色纪录片,片中有他和李连杰对练的镜头。那其实是我喜欢武术的最初缘起,也可能是在那时便埋下了记忆。

    那天我看的是长拳比赛,在唐来伟之前,已经有好几位武术运动员上过场了。说实话,看长拳套路比赛,可不像看舞台上的表演那么有意思,和电影上更没法比。那时的运动员虽说各有风格,但长拳的套路结构与动作规范不能变,连着几个演练,你看了会觉得有重复之感,很容易疲倦。捎带着说点外行话吧,武术比赛场地的面积有少半个篮球场那么大,而武术运动员的身高普遍矮小,从观赏的角度讲,你会感觉他们有些撑不起场子。尤其是从高高的看台上较远距离地俯视,这种感觉尤甚。所以,当看到赛程过半的时候,我已经有些兴味索然。

    唐来伟的出场,让我眼前一亮。他身材颀长,身高在同时代运动员中算较突出的,加之挺拔舒展、精神抖擞,一亮相就给人一种不同的观感。等裁判一声令下,他迈步行拳,果然更是不俗。要说我还记得他当时具体如何演练,那是吹牛,可有一样我记得真真切切,就是他的动作非常规范工整,美观而又大气。看过李连杰在《少林寺》中的拳术表演吧?就是那样!其实这很正常,当时北京队的特点、该队男女队员的共性,便是如此。这都是吴彬教练严格要求与培养之功,而唐来伟正是吴教练从毛坯阶段开始亲手加工,用十几年斧凿锤锻出来的优质作品。

    唐来伟那次比赛的成绩不错,但我看到的那场得分多少早不记得,记得的是当时观众的反响相当不错,有个他腾身而起、空中横叉、双手击拍、砰然作响的动作,更是技惊四座,赢得了满堂喝彩。我就是因为这个动作对他另眼相看,并加深记忆的!不是这个动作有多高难,而是他做得轻盈而流畅,铿锵而刚劲,于普通中显示了出色的基本功和表现力,不俗!几十年后我向他提起,他当然没有记忆,这对他算得什么呢?现在都没问题!

    二、“软弱畏缩”的唐来伟

    上世纪80年代的“武术热”期间,武术与艺术相结合的表演展示,最受人们欢迎。排在首位的当然是由武术运动员主演的功夫电影。李连杰、于承惠、于海、计春华这些人不必说,当时竞技状态正佳的优秀武术运动员,如赵长军、徐向东、李彦龙、熊长贵、李殿芳、张成忠等冠军名将,也都纷纷走上银幕献艺。北京武术队更是“重灾区”,从老队长李金恒、孙建明,到名将李志洲、王建军、戈春燕;靓女黄秋燕、米金蓓、张宏梅;帅哥王群、王珏、董红林、严平、崔亚辉等等,都是影视剧中的主角、常客。出演《塞外夺宝》的严平、唐来伟及在《咏春》中有出色表现的崔亚辉。

    以我的接触了解,觉得北京队其实还有不少人具有演艺天分,譬如最早随中国武术团访美的靓妞吕燕,还有凌华、唐来伟等。他们并非没有机会,而是各有各的原因,遗憾地在最好的年龄最佳的状态和最有利的环境中与影视擦肩而过。对此,唐来伟曾自嘲说:“没有缘分!”而唐来伟第二次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却偏偏是他在演艺方面所表现出的才能。

    当时,武与艺结合的另一种形式,是武术运动员参与大型综艺节目的演出。记忆中,最早登上综艺舞台亮相的,是北京武术队的王珏。王珏擅长武术中技巧性强的项目,醉拳、醉剑、地趟拳是他的拿手好戏。他也是电影《少林寺》中的主要演员,拍完回京后即参加了一次在工体举办的融歌舞相声杂技戏剧于一炉的大型晚会。

    刚好山东台的电视剧《武松》播映正红,主要演员祝延平因此受邀表演。他的半吊子醉拳,观众看了不过瘾,却给王珏的出场做了有利铺垫。此时《少林寺》尚未公映,但王珏凭借这次的精彩表现,先声夺人,声名大噪,而武术也从此成为了综艺晚会上不可或缺的节目。如今春晚上每年都有炫目的武舞表演,其实应该感谢王珏等人的开拓之功。

    唐来伟也多次在这种场合中出现,但最为出彩的一次,形式颇为创新,相比1985年春节央视联欢晚会上,由赵长军、邱建国、李彦龙、王群、王建军、张小燕等合演的那种带有简单情节的武术小品,更为戏剧化,也更有喜剧色彩。那好像也是在1985年,大概是一次有武术界参加的面向外国驻华人员的慰问晚会-----记不大清了,反正电视上做了直播。前面都是武术精英们舞刀弄枪的套路表演,进程至尾声时,令人惊喜地推出了一个由北京武术队队员演出的小品短剧,主演:凌华、吕燕、唐来伟、卢金明、薛兴福。

    以往看过的这类节目,或许是为了便于动作展示,武术运动员大都穿着宽松的练功服,缺乏点生活气息。这次不同,男女主角都穿着平常,装扮时尚;反派是俩小流氓,花里胡哨的没个正形,倒也合乎身份。他们一出场,电视机前的我便明白了,这是真正的小品,而不是武打表演串联。

    女主角吕燕的扮相,仍不失历来的英姿飒爽;身处爱情之中,脸上幸福洋溢。在她旁边的男友,如果不是主持人报过名字,我绝想不到会是那个“腾空而起”的唐来伟。只见他满脸堆笑,一副对女友极尽讨好的表情,与吕燕小姐挎着胳膊亲密出场,简直像极了那些我们在北京街头常见的,正然沉浸在热恋之中的普通都市青年。当我还来不及惊艳之际,两个坏蛋那边闹出了动静,开始调戏他俩一路跟踪的凌华。凌华纤秀美丽,扮演的是位柔弱的新潮女郎。

    小品的情节很简单,就是一对情侣逛街,遇上了俩流氓欺侮妇女;男友吓得想要逃避,反被流氓羞辱;女友气不过,危难时刻显身手,把俩流氓打得屁股尿流、狼狈逃窜。不过戏剧效果非常之好,观众无不报以开怀大笑和热烈掌声。那掌声是因吕燕小姐变身女侠打出手的行为感到畅快;笑声则主要源自唐来伟的出色演技,他将男青年的畏惧胆怯演绎得准确到位,可笑之极!

    我在欣赏的过程中,毫不夸张地说,是被唐来伟的表演惊到了。这个小品之所以不同于其他武术类节目,关键就在于他身上所体现出的人物性格和喜剧元素。也就是说,没有他的精彩演出,这节目还是一出用台词连缀的武术表演。当然,对于现在任何一个报考北电或中戏的中学生而言,唐来伟的表演都算不得有难度和深度,可别忘了,他的本职是武术运动员啊!那时那么多武术名将出演电影,武打起来不在话下,可一到文戏就傻眼的现象比比皆是。那些还都是本色出演,而唐来伟这回可是完全颠覆了自己的真实性格与面貌,另外塑造了一个人!

    表演结束后,表现不那么“光彩”的唐来伟,代替威风凛凛的吕燕小姐,站到前台接受主持人的现场采访。主持人问他生活中是否经常见义勇为,唐来伟回答:“其实也没遇上过,但如果遇上了,我们会的!”——这才是他本人。

    三、吃苦耐劳的唐来伟

    经过前面的两次惊鸿一瞥,我对唐来伟更有了十分兴趣。可关于他的资料实在不多,想要进一步了解很是不易。恰在这时,《武术健身》杂志上刊登了一篇北京武术队第四任队长、蝉联七届全国武术比赛形意拳冠军的梁长兴先生写的文章,正是写唐来伟的,标题就叫“我的队友唐来伟”,大大满足了我的愿望。那是梁先生于1987年写的,距今已整整三十年。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在文章中抛出的一段“内幕揭秘”。

    上世纪70年代初,中美关系解冻,我国先是用乒乓球展开民间外交,突破结冰;后又派出体操队赴美接续,趁热打铁;取得可喜成果后,又召集了40位顶级高手组成中国武术代表团,到美国去访问演出,火上浇油。对这次中国武术的首次正式访美,因其重大意义,媒体上至今常有提及,很多人都听说过李连杰在白宫巧对尼克松的那段花絮,从而知道当时代表团里有三位武术少年,分别是李连杰、吕燕和如今的北京武术队总领队崔亚辉。梁文中揭释了这背后的一个小秘密:最初的人选中没有崔亚辉,而有唐来伟。

    唐来伟入选的主要原因,是他和李连杰一直是对练项目的搭档。李连杰当时已经在全国武术比赛中屡获冠军,小有名气,形象又好,可以代表中国青少年的精神风貌,所以是板上钉钉。唐来伟和他同时期进入什刹海业余体校武术班,跟随吴彬教练习武,二人搭档对练,配合默契,私下里也交情深厚,可谓秤不离砣、焦不离孟。按说这次派唐来伟出马是理所当然,无奈访美活动毕竟不同寻常,组织者有其更多考虑,除了政治思想、日常表现、武术水平,还有形象气质一条。这下唐来伟便吃了亏。

    当我在赛场上初见唐来伟时,他已经成年,称得起是英武潇洒、挺拔刚健,可在1973年十来岁的时候,他却像是迟开的花朵待飞的雏鹰,按北方人的话讲就是“没长开呢”,身材瘦小面庞稚嫩,显得比同龄人小很多。据当时负责组建团队的国家体委武术处领导张山回忆,那会儿唐来伟的眼睛也嫌小了点。于是,在临出发前一个月,唐来伟被换了下来。梁长兴说:“北京队一名和李连杰个头差不多,而且眉目颇为清秀的队员顶替了他。”此人正是崔亚辉,别看他日后在电影《咏春》中饰演的山贼“二大王”精瘦凶悍,小时候可是胖乎乎水灵灵的,又排场又体面。

    小小少年唐来伟当时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当年出国可是件千载难逢的美事,何况还是去美国。好在不久后他又被选中出访了日本,也算有所宽慰。当然,这些都是我的个人推测。梁长兴的文章中写道:“唐来伟并没有因为这些,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而是继续默默地拼搏在运动场上。------为北京武术队男队蝉联十一次团体冠军,做出了很大贡献。”我相信实际情况一定是这样的。

    据唐来伟的好朋友、河北武术队名将徐向东说,自己眼里的唐来伟是那种非常坚忍不拔又豪爽仗义、热情豁达的人,而且脾气非常好。这样性格的人,遇上什么样的挫折与困难,都不会被打倒。梁长兴介绍:“他自从1981年首次参加全国武术比赛以来,共为北京队赢得23枚奖牌(不含邀请赛),其中银牌7枚,在1983年得全国武术比赛中,就已经进入全能第五名。”这些都可以作为佐证。

    2016年夏,旅居澳大利亚的梁长兴回国公干,我有幸见到他并长叙,其间谈到他早年写过的诸多对我影响至深的文章,其中便有“我的队友唐来伟”。事后,我从一堆尘封的旧杂志中翻找到了这一篇,重新阅读,似乎又回到了那对武术狂热痴迷的青年时代。

    文章一开始便写道:“谈论起北京武术队的声望,人们总是把话题集中在北京武术队的几位武星(作者本人就是)和影星身上,然而,翻开北京武术队的功劳薄,我们可以看到为北京武术队蝉联多年团体冠军立下汗马功劳的人,并非只局限这几个武星、影星,今天向大家介绍的唐来伟,就是其中的一个。”

    接下来,梁文中描述唐来伟的笔触却主要集中在他的一些看似平常的表现上,涉及习武练功和竞赛方面的内容很少。我之所以只记住了“访美换将”一节,或许是当时年轻,更关心武术名将的功夫传奇和比赛成绩一类,对这些似乎并不起眼的琐事并没多大兴趣吧。如今不同了,那些荣耀壮举什么的俱都往矣,而人生正是因为这些细琐中彰显的品格才显现持久的魅力。

    唐来伟带着病痛坚持为基层表演,场场不落;主动担负陪练任务,不计付出,不图名利;在赴外表演中不辞辛苦,照顾同伴,顾全大局------这些事迹让我想到的是在今天已不那么闪光却愈显难能可贵的四个大字——吃苦耐劳!

    四、不忘师恩的唐来伟

    对唐来伟的印象,从赛场上得来的是英武刚健、勇猛迅捷;从电视小品上看到的是灵气四射、多才多艺;从队友和朋友的介绍中,则听到的是勤勉质朴、豪爽忠厚,坚忍顽强-----都是些正面信息,似乎显得不够立体。后来还是在一本叫《四牛武缘》的书上,我看到了唐来伟个性中另外的一面。

    《四牛武缘》是一本记述四位前辈级武术家的事迹与贡献的书,其中一部写的是唐来伟最敬爱的“师父”、原北京武术队著名教练吴彬先生。作者王友唐先生为了全面生动地展开描写,特意采访了许多吴教练的成名弟子,如戈春燕、孙建明、张桂凤和唐来伟等。有关唐来伟的部分比较详细,有他小时候跟随吴教练习武所受到的精心培养,有他从师学艺中形成的感悟和思考,也有他本人的一些鲜为人知的经历,涉及在武术队、拍电影《南北少林》和赴澳洲发展等各个时期。这对我来说,实在是殊为难得,因而更加丰富了对于唐来伟的了解和认识。2017年9月正式认识他时,我毫无陌生之感,就像是见到了一位久违的故友,所以如此,便是因有这本书垫底。

    从书中我注意到,唐来伟不仅仅是“脾气特好(徐向东语)”,而且还有着内心倔强的特殊秉性。这要从他和吴彬教练的关系说起。上世纪70年代初,吴彬教练为了培养新一代武术人才,顶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组建什刹海业余体校武术班,专门面向北京市各学校,从在校小学生中招收学员。李连杰、李霞、唐来伟等经他亲手挖掘,走上了艰辛而又充满希望的习武道路。

    在吴彬最早招录的小学生当中,唐来伟与李连杰同龄,仅有七岁,生日比后者要晚,是最小的一个。当时他是北京市鸭儿胡同小学的学生,聪明灵活,但个头矮小、身体瘦弱。吴教练特别关照他,每天训练结束,都用自行车一前一后地驮着他和李连杰回家。双方亲如父子的感情,就是从那时候建立起来的。

    在唐来伟的记忆中,小时候,因他训练不够刻苦或者调皮捣蛋等原因,吴教练没少对他“动武”,挨训更是家常便饭。多年后,吴彬先生在一次向北体大学生做报告时,曾亲口承认自己动手打过不听话的弟子,不过他又说:“咱心里有数,脸上要凶,手抬得要高,落下去嘛,就那么回事吧!”对有人背后骂他“法西斯”,他不以为然:“我不‘法西斯’,你后来能那么有出息?”引来满场善意和理解的笑声。唐来伟对此称之为“打是亲骂是爱”。吴教练管教弟子,有时的方式是“不讲理”的。唐来伟长大以后,仍少不了领受他那种“封建家长”式的教育和管束。

    一次,已然情窦初开的唐来伟对一个女孩动了心,其实也就是活动活动心眼,想和人家套个磁,交个朋友,结果还没付诸行动,就被吴教练发觉了。吴教练对“早恋”毫不容情,对唐来伟严厉处罚,光写出深刻检查还不够,还要扣罚一年奖金。唐来伟心怀不满,却不敢违拗师命,只能乖乖受罚。那一场朦朦胧胧的“初恋”,还没有萌出嫩芽,就被吴教练彻底“扼杀”了。

    但在吴教练面前听话、服软,不等于谁都能让他低头。80年代初,吴教练奉派去香港协拍电影《塞外夺宝》,队里管理松懈,李连杰和唐来伟等开始自我“解缚”。据队长孙建明说,当时他们这帮半大孩子觊觎食堂仓库里存放的水果,有组织地偷拿偷吃,还仿照罗马尼亚电影,美其名曰“汽车行动”。唐来伟是参与者之一,而且还很积极,只是不大走运,在一次“作案”并与队友“分赃”之后,被保卫科查个正着。学校勒令他写检查,他拖了三天就是不写;罚他停止训练,不让外出表演,他仍不肯就范。这时,唯有吴教练才能治他,要写也是给吴教练写,心有愧疚也只能对他讲。

    唐来伟到什么时候都说:“我是吴教练的铁杆学生!”十来岁的时候,赶上文革后期“闹黄帅”,教练老师们受到冲击,吴教练也处境不妙。这时,小小的唐来伟站出来表态:“我是吴教练的保皇派!”不过,唐来伟对吴教练也有表现倔强的时候。吴教练曾采取激将法式的激励措施,敦促唐来伟争取优异成绩,有一次当面对他说:“要是你能在全国锦标赛中打进前三名,我吴彬就服了你!”需知那时的竞技武坛高手如云、竞争十分激烈,北京队虽然连年力拔团体头筹,但具体到个人成绩,想达到全国前三的位置并非容易。唐来伟听吴教练这么说,内心的犟劲被激发出来,也没更多废话,下去闷头苦练,努力了不到一年,便取得了重大突破,实现了预定目标。吴教练这时对他流露出满意的微笑,但估计不会说那句“我服了你”。

    唐来伟对吴教练打心眼里服膺和爱戴,主要源自于从这位恩师的言传身教中所获得的莫大收益。他日后经常对人讲述吴教练对自己的培养和帮助,并不善言辞的他对此往往表达得十分精到,显然经过了认真总结。唐来伟说:“七八十年代那会儿,吴教练经常带我们到沧州、唐山、承德向民间老拳师学习,要求得非常严格,每人每天学的东西,第二天早操时要当众表演,练不上来就得挨罚。他还带我们到总政歌舞团学跳舞,到北京体操队学体操,丰富我们的武术表现力。总之,吴教练的指导思想:一是尊重传统武术,二也要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要让古老的中华武术不脱离时代进步。”

    在吴教练的精心教导和严格要求下,唐来伟和他的队友们一样,打下了极其扎实深厚的武功基础,能够应对后来事业发展中所面临的任何需求与挑战。多年前,唐来伟遇上了曾在北京武术队训练过的功夫巨星甄子丹。甄子丹展示了他从影后赖以成名的腿法绝技,唐来伟看过后表示赞叹,回去后便依法练习,三天后就能踢得相当漂亮。到澳大利亚发展后,他培养了很多当地的学生,其中有人凭籍他教的功夫大放异彩,更多的人从怀疑到追随,对他佩服之至,用句他的话说,“都得益于当年的老底子。我师父对我们的早期教育非常高明”!

    除了早期受到的武术培养,吴教练的个人魅力以及在业内的名望,同样是唐来伟发展武术事业中所取之不尽的宝藏。他说:“吴教练本身就是巨大的无形资产,正是沾了师父的光,我们才在事业上有所作为。”唐来伟自豪地称自己是“吴派”武术的嫡传,而“吴派”即是“无派”,因为“我跟吴教练学了近20年的武术,他让我们不管是哪个门派,只要是武术,都要认真学。我们教练从不树门立派,他博采众长,尊重民间的各种流派。非要说我们是哪一派的话,只能称之为‘中国武术派’!”

    除了在武术专业上受益,对唐来伟有着重要影响的还有吴教练所传授的做人之道、处事之法。他说:“吴教练经常告诫我们‘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任何时候,都要谦虚谨慎。武术是靠练出来的,不是靠吹出来的。虽然这些话平时也能经常听到,但教练是在非常恰当的场合讲出这些大道理,听起来很亲切。”恩师的谆谆教诲,唐来伟不仅全面接受,而且用以严格规范和不断提升自己,几十年下来,“就连我妻子都说,我的性格、我办事的风格‘酷似我的师父’。”能够将师父的教导培育之恩加以归纳总结,并念念不忘,深入体会,树为榜样,继承学习,终有回响。这是唐来伟为我留下的又一个难忘印象。

    五、依然年轻的唐来伟

    2017年9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兄长徐向东的电话,说唐来伟从澳洲回来了,他想介绍我认识一下,一起吃顿饭,好好聊聊。我喜出望外,欣然答应。向东兄为让我事先多些了解,还特意讲了个关于唐来伟的段子:“这个人很有意思,八十年代,他在北京队里做教练,有一天的晚上,他突然做了个梦,梦见在澳大利亚认识的一个18岁的姑娘,和自己结了婚。醒来之后,他便下定决心到澳洲去,为此什么都不要了,卖了自己的摩托车,不顾一切地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嘿,真有性格!我不由得更来了兴致。说起来,向东兄讲的这段故事,和我本人的经历还真有些相似之处。20年前,10年前,我人生中有两次主动地抉择,都是像这样为了心中的向往而不惜代价、一无反顾。见到唐来伟后,我向他提到这段,他淡淡地一笑,说“东哥真能编!我看你不该做明星,该当编剧!”他的夫人当时就在一旁,也不住地掩口而笑。但我从之后他们的叙述中得知,向东兄讲的虽然是个段子,实际情况没那么有戏剧性,但也不是空穴来风。当年唐来伟24岁,身为澳籍华人的夫人小红18岁,二人从相识到结合的过程,确实充满传奇色彩,其情感人至深。

    在我的印象中,有关唐来伟的消息,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便少起来。从杂志上得知,六运会的时候,他已经在北京武术队里做了教练,那以后便不知所踪。我是在多年后看成龙拍摄的那部纪录片《成龙的特技》时,从成家班的一名洋人演员口中得知他的确切下落。那个洋人小伙中文名字叫白虎,曾出演电影《玻璃樽》,在片中与成龙有过一场精彩打斗,功夫精湛,引人注目。据他说,他曾在澳洲家乡跟随两位来自中国的武术老师学艺,这两个人便是北京武术队的老队员——梁长兴和唐来伟。

    80年代中后期到90年代初,国内出现了一股“出国热”,很多文体界的大腕都抛下正然红火的事业,到海外留学或工作,其中最著名的是陈冲、张瑜和龚雪,还有李连杰。北京武术队的第一代队员,当时走其大半,如第一任队长李金恒在美国,第二任的王群在俄罗斯,第三任的孙建明在日本,第四任的梁长兴在澳大利亚;其他如郝志华、李霞、戈春燕、张桂凤、周京萍、张宏梅、黄秋燕、李志洲、王建军、喻邵文等等,也都通过各种渠道,去了国外发展。唐来伟赴澳洲,有爱情召唤的原因,但应该更是受了这一大背景的影响。这些最优秀的专业武术精英,分赴全世界各地,大都以传播武术作为立身创业或谋生途径,起到了推广和弘扬中国武术及传统文化的作用,为日后武术运动的国际化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但在这股潮流当中,每个人的情况和际遇都不尽相同。条件好一些的,如孙建明,最初是受中日友协委派,去的是对中国武术文化有所认知,且尚武基础历来雄厚的日本,所以在当地受到尊重,生活条件与开展教学的环境都很不错。而那些独自赴国外闯荡的,就不一定有这么幸运,初到异地甚至饱受艰辛。我从前一直以为中国武术倍受世界欢迎,这些顶级精英到了外国,肯定都会享受优待,这几年才了解到一些真实情况。事实上,无论何地何处,都没有现成的饽饽等你来吃,要想过好日子,都得努力奋斗。如今,这些人有的再创辉煌,大多境况良好,对那段时间所遭遇的艰难困厄,若与你不熟的话,便不愿再提。唐来伟是少有的一见面便对我详细讲起这些的人。

    面前的唐来伟和我记忆中的那个武术名将差别不大,虽然离开赛场逾三十载,但仍保持着劲健的身材,脸上也没有多少岁月这把“杀猪刀“刻下的痕迹,那双曾被组织上嫌弃的小眼睛似乎也变大了许多。他与我同年出生,但看上去完全是两个年龄段的人,面相体态上如此,行动举止上的差别就更大了。向东兄曾经对我讲过,唐来伟腰腹上还有八块肌肉呢,还能做好多高难动作呢!这时我确认他没有夸张,形容老友也没有发挥他的“编剧”才能。不过我倒也没有意外,因为曾经也在法国留学并开馆授徒的向东兄,从前还曾对我讲过:在国外坚持发展的老武术运动员,如在美的胡坚强,在德的李彦龙,基本上都保持着良好的身体和精神状态。

    对此,从武术运动员转行做功夫明星的计春华说过:“因为他们在国外教学,一切都要亲力亲为、亲身示范,甚至还要面对可能的质疑或挑战,所以不能松懈。这和留在体制内担任教练、领导的那些队友、师兄弟大不相同,他们都胖了!”计哥如今做专职演员,同样需要严格要求自己,以最佳的形象状态面对观众检验,所以甚为理解海外的这些朋友。对唐来伟,他曾赞不绝口。

    唐来伟眼下主要以经营武馆、教授学生为业。刚到澳大利亚的时候,他却没有条件做这种自己喜爱和擅长的工作。在国内虽然是著名武星、武英级运动员、北京武术队的主力,赴海外为国争光、满身披挂奖牌和荣誉,可到了国外,这些便一切归零,没人捧场无人喝彩,没人认识无人相帮,一切都靠自己要从头做起。那时还是他女友的小红,出身侨领之家,家中有资产有地位,对他这位未来女婿也很接受,但他不愿依赖人家的福荫,而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换取生活美好与他人尊重。

    据唐来伟讲,他那时为了谋生曾到处打工,在商场里做过杂工,在游泳馆当过救生员。环境不熟、语言不通,身上除了武功之外别无长技,这些所带来的困难,后来都被他一一克服了。“不办则已,一办必得下决心完成,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他称这是师父吴彬传给自己的“基因”,也是他最大的优势,最终为他换来了所希望得到的一切。他如愿迎娶了痴心爱他而也被他视作梦想的小红姑娘,建立了美满的家庭。而后,二人又经过一番拼搏,终于在澳洲的土地上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武馆——太极天下!他依托这一平台,充分发挥自己的专业长项,将武馆越做越强,现在已拥有可容纳上百名学生学艺练武的规模;历经20余载,培养了数代弟子,可谓桃李遍地,家兴业旺。

    当谈起那些难忘的奋斗故事和创业史时,唐来伟总是提到“朋友的帮助”,而听他讲述过程,我会从中感到他对朋友的情义。这本来就是相互的。以唐来伟的性格,想来必是先予后取,才从友谊中收获了回报。他的高超武艺、豪爽个性、谦逊品格,这些从前来自不同渠道的印象,在见到他本人,并听他断断续续地谈说时,都逐渐转化成了我心里实实在在的认识。

    至于“倔强”,从他叙述的与澳洲当地的一个在某种程度上有着官方权威与资源的组织之间的关系上,也得到了验证。他直言自己对那个组织的垄断和官僚主义作风相当反感,宁可放弃他们可能提供的便利,也一直不与之打交道。这对于他武馆的持续发展无疑是有阻碍的,或许也是他虽然在武术的海外拓展与推广中做出了成绩,但在国内却缺乏褒奖宣扬的原因之一。但唐来伟不会低头,依然我行我素地在自己认准的道路上向前奔行。

    但唐来伟也有困惑,他亲口对我说,在目前的情形之下,他感觉遭遇了瓶颈,希望设法予以突破,并为此做了诸多畅想和计划。听了这话,我由衷地感叹:“你可真年轻!”是啊,仅仅比我大了几个月的唐来伟,不仅像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一样身姿挺隽,而且思想上毫无我们许多同龄人那样的沉沉暮气,他依然还想着从头做起,开始新的一轮奋争。他认真地鼓励我说:“你现在一点不晚,正是做点有意义的事的好年龄!”他说这句话时认真的态度,眼神中流露出的那股劲头,形成了我对他的最新印象。我希望和以往一样,在不久的将来,将这些印象转换成为对事实的最新认识。(飞鸿黄影武之友)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手机客户端 | 粤ICP备1207967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