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功法分类

    常达伟:秉承先辈遗志,弘扬保定快跤

    • 评论(0)
    • 收藏
    • 分享
    • 2018-04-12 16:03
    • 作者/来源:全球功夫网

    中国式摔跤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是中华传统文化之瑰宝。历经几千年的发展、演变,因地域、民族及技术风格不同,中国式摔跤形成北京摔跤、天津摔跤、保定快跤、济南摔跤、山西摔跤、内蒙古搏克等不同流派,百花齐放,各有千秋。保定快跤作为中国式摔跤的一大流派,以鲜明的风格特点、高效的实用价值闻名于世,在近、现代涌现出众多威震跤坛的高手,其中的佼佼者“花蝴蝶”常东升先生在上世纪40年代旅居台湾,不仅在宝岛传承保定快跤,还将其推广到欧洲、美国、东南亚等世界各国,被誉为“现代摔跤之父”,其长孙常达伟先生不仅继承了祖父跤技,还秉承他弘扬保定快跤的遗志,30多年来不辞辛劳,奔波于世界各地,不遗余力地传承、推广、弘扬保定快跤。近日,得知常达伟先生返回河北故里与同道交流,下榻在他的老朋友、中国式摔跤发展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兼裁判委员会主任王彦会先生处。笔者专程赴位于河北昊宇科工贸集团有限公司的中国式摔跤发展委员会秘书处拜访常先生。常、王两位先生向笔者讲述了保定快跤的源流、发展、特点等以及对中国式摔跤未来发展的展望。

    常达伟先生是台湾武术界名流,现任中华台北武术摔跤协会理事长、台湾中央警察大学外聘摔跤教官、世界常门武术联盟执行长等职务,自幼随祖父常东升先生习练保定快跤,尽得家传。王彦会先生自幼生活在保定,随马文奎先生的弟子杜三习练保定快跤,1974年进入河北省专业队,跟随教练杨子明、穆怀书、王恩信、屈建兴等天津跤坛老前辈训练,曾获第三届全运会中国式摔跤冠军,并专业训练了国际跤(古典式、自由式),曾担任河北省摔跤队主教练、国家古典式摔跤队教练、河北省体育局摔跤拳击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中国摔跤协会中国式摔跤发展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兼裁判委员会主任等职务,近年来,又跟随王文永先生学习京跤。从运动员、教练员到行政管理官员,他是当代中国摔跤项目的见证者,对其技术和发展有着深刻的认识。两位先生都是保定快跤的行家里手,他们共同讲述了保定快跤的起源、发展与技术特点。

    俗话说:“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勾腿子。”“勾腿子”指得就是保定的摔跤。据河北文史资料记载,保定摔跤是明朝时传入,建文年间有蒙古族二兄弟,老大布彦布花,老二布呼尔皈,皈依伊斯兰教。他们跟随燕王朱棣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朱棣称帝后,封二人为千户,赐姓平,分别取名毅良和毅清,并在保定城东北一带建造府邸,后取名平家胡同。王彦会就出生在和平家胡同一路之隔的郎胡街。平家二兄弟不仅善于马上征战,而且精通跤术。保定当地回民素有尚武之风,为了更好的防身自卫,很多回族人跟随平家兄弟学习摔跤。自此,摔跤在保定生根、发芽,繁衍至今。常、王二先生认为古城保定是军事重镇、武术之乡,有着悠久的武术文化历史,自古就应该有摔跤流传,只是从平家兄弟开始变得繁盛而已。保定快跤肇始于平家兄弟的后人平敬一先生。平敬一(1830—?),师承于保定摔跤大师“江南柳”马长春,是保定清真寺武术、摔跤的倡导人,还曾拜河北南宫县武术高手孟六为师,练得十八般武艺,名扬一时。平敬一传授弟子40多人,以张凤岩、王福田、马蔚然、尹长禄、白俊峰、马庆云、于殿奎、马子贞技艺最精,被称为“八大弟子”。张凤岩(1871-1927年)是平敬一顶门大弟子,跤技冠绝一时,他擅于教学,培养出众多优秀的弟子,如常家四兄弟(常东如、常东升、常东坡、常东起)、阎善益、马文奎、石乃堂、刘静波、尹世杰、张景泉、米有祥、金月坡、安松泉、安寿山、马耀先、马朝栋等,其中常东升、阎善益、马文奎等都曾在民国期间全国摔跤比赛中取得冠军。建国后,保定输送到河北省和国家队的摔跤、柔道运动员不计其数,获得全国冠军的多达20多人。可以说,保定快跤是经过平敬一等几代人的努力传承与积极实践,在保定摔跤基础上发展、完善而成的,涌现出众多威震跤坛的高手!

    保定与北京、天津、济南并称中国四大“跤城”,位居四城之首。保定快跤属于散手跤,区别于其他摔跤流派的最大特点是“快”。正因为这个“快”字,保定快跤独树一帜,驰名武坛。保定快跤重技术、技巧,轻蛮力,以小制大。大架子出场,上盘擅长撕、崩、捅等手法,把位占先,对跤衣(褡裢)的抓握把位极有研究,少有抠腿抱腰的动作,上下盘紧密配合,以快打快,刚中有柔,猛中含智,绵里藏针。对敌时,迅速破坏对手的身体平衡,压制对手,打闪纫针,沾衣即跌。保定快跤不仅有很强的观赏性,更是一门系统、严谨、灵活、丰富、多变的防身御敌之术,有极强的技击应用价值,练习保定快跤还有助于培养强大的心理素质和敏锐的精神意识。如今,保定快跤不仅在保定地区薪火相传,遍及全国,还走出国门,受到世界各国爱好者的热爱。在海外传播保定快跤的先驱者和功臣首推常东升先生。

    提起祖父常东升,常达伟满怀敬仰之情。常东升(1910-1986年),字曼天,兄弟四人,排行在二。父亲常兰亭是平敬一的弟子,常东升8岁起就随父亲练习摔跤基本功,10岁拜张凤岩为师,成为他的关门弟子之一。常东升与长兄常东如、三代常东坡、四弟常东起共同受教于恩师张凤岩,都成为一代摔跤高手,并称“常家四虎”。常东升天资聪颖,体格强健,刻苦练功,他技艺全面,尤擅得合、麻花掰等绊子,摔跤时,手舞足摆,动作轻灵、潇洒、飘逸,如蝴蝶飞舞于花间,因为赢得“花蝴蝶”美誉。他17岁开始“徒手天涯”的摔跤征程,战胜了很多实力雄厚的名跤手,弱冠之年就已名满天下。1932年,年仅22岁的常东升受聘出任中央国术馆首席摔跤教师,培养出很多摔跤人才,同时团结馆内同仁,互相交流、学习,丰富了自身技艺。1933年,南京举办全国武术国考,常东升获总冠军,被舆论界赞为民国“武状元”和“中国摔跤大师”。1948年在上海举行的第七运会上,常东升再次夺冠。抗战军兴,常东升勇赴国难,先后在部队和军官学校中担任体育教官,积极推广和普及摔跤,培养了大批人才。1949年,常东升迁居台湾,在警界工作30多年,在中央警官学校以及众多台湾高校风雨无阻地传播摔跤,受业者多达万人。1975年,他应摩洛哥国王邀请前去表演摔跤,以65岁高龄击败年轻气盛的摩洛哥王国卫士,展现了中国功夫的威力和魅力。摩洛哥国王亲手赠予他镶有宝石的佩刀,这是阿拉伯国家给予武士的最高荣誉!自此,常东升积极在世界各地宣传、推广中国式摔跤,先后应邀去中国香港和新加坡、西德、瑞典、墨西哥、美国等国讲学和表演,在世界各地享有崇高的声望。1983年,常东升的学生在美国成立世界中国摔跤协会,常东升担任会长。协会在美国东、西、南和中部都已建立了分会。如今中国式摔跤已被俄亥俄州立大学体育系作为选修课程,计二个学分。常东升先生是保定快跤一代大师,一身从事摔跤的教学和研究,成就卓著,德业恢弘,是为保定快跤走向世界做出卓越贡献的一代大师,被尊奉为“现代摔跤之父”!

    1986年,常东升先生仙逝后,传承、发扬常门技艺的重任落在了他的长孙常达伟肩上。常达伟自幼随祖父系统习练保定快跤,较为全面地继承了祖父衣钵。他秉承祖父遗志,担任台湾中央警察大学外聘摔跤教官,不仅在台湾培养出大批的摔跤人才,还不遗余力地向世界推广保定快跤。早在上世纪80年代,他就到欧洲开办讲习会,传播保定快跤。传播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尤其在起初之时,人们并不了解常达伟的实际水平,欧洲人注重实效,很多学员本身就修习过拳击、空手道、柔道、跆拳道等武道,具备不俗的实战能力。面对质疑和挑战,常达伟的应对之法只有简洁明了的一个字——打。意大利人安东尼奥和常达伟交手,转瞬间一败涂地,鼻梁骨和锁骨骨折,心服口服,随即拜常达伟为师学习保定快跤。他早已学有所成,并积极在欧洲推广保定快跤,现任欧洲摔跤协会主席。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实战交手在当时对于常达伟来说实属家常便饭,甚至于每次开办讲习会时,都提前预定救护车在门外待命,对手如有伤情发生,马上送医。常达伟凭借一身货真价实的精湛功夫在国外打出了一片天地。30年前,全欧洲只有五六个国家有人练习中国式摔跤,也没有正规的协会组织。在常达伟的努力下,如今,欧洲已有包括意大利、英国、德国在内的20多个国家成立正规的中国式摔跤协会组织,习练人数越来越多,一片欣欣向荣之象!

    常达伟牢记自己是炎黄子孙,尽管出生在台湾,但对河北故土饱含深情。他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和大陆地区的跤坛同仁取得联系,近年来,他多次回到河北,与同仁共叙友情、交流技艺,并且在高校举办讲座,讲解保定快跤。1993年,受“奥运战略”影响,中国式摔跤项目淡出全运会,中国式摔跤在传承、发展上受到很大程度的影响。但热爱摔跤的人们从未放弃过,在克服各种困难的情况下,不遗余力地为中国式摔跤发展而奉献。随着国家对传统文化的重视,2016年1月,中国摔跤协会中国式摔跤发展委员会正成立。全国青少年摔跤锦标赛的参赛人员也逐渐增多,由以前的300多人增加到900多人。中国式摔跤的发展前景将越来越好。常达伟认为,中国式摔跤是宝贵的文化遗产,他今后将再接再厉,加强与广大同仁的联系与交流,为弘扬保定快跤、走向世界而不懈奋斗!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 手机客户端 | 粤ICP备1207967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