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先练鞭子功
2017-11-30 22:21 爱武网

纵观天下武学,多数是以直拳作为人手训练的第一种技术,有些拳法还基于这一现象,将直拳称之为天下第一拳。就我所知道的情况,只有通背拳与上海的心意六合拳,是以鞭子劲人手开始训练的。我受其启发,在教学中也是从鞭子劲入手,训练学生!

我这种训练方法,最初的原因说起来还是很可笑的。大约2003年的时候,我还在健身中心做教练,名义上是跆拳道教练,实际上什么都教一些。当时有个学生郑某,据说两年前学过跆拳道,这次又投到我的门下。训练中我发现,就一个最基本的横踢技术,这家伙踢得无比僵硬,像马尥蹶子一样,十分别扭,我想尽一切办法给他纠正,后来却发现他自己却对自己的踢法很得意,并不愿意改正。某一次他踢腿的时候,将助手给配持的脚靶踢得飞了出去,他十分得意。我脑子里灵光一闪,问他以前的教练是谁,他一说,我恍然大悟。我们这个地方应该说比较小,那些年武风也不盛,真正的高手与练家子比较少,或者有也不出来。很多人练几天,甚至没有练过,只看了几本书,就牛得上了天,谁都看不上了。胆子小的在背后讲究人,傻一点的就敢直接到武馆里说三道四。这样人多了,开武馆,做教练的打也打不起,于是大家就喜欢在打靶训练上做文章,谁说自己功夫高,好,我拿一个靶子,你往靶子上发力,我体会你力有多大?郑某的僵硬派腿法,其实就是在练这个,把靶子踢飞,以显示自己功夫的把戏。而当时的我,恰好是在形意拳的学习中,对于身法在发力中的作用,有了一定的体会,想明白了这个把戏,就基于形意拳外三合的原理,设计了一套简单的训练,两三天后,再让学生或者朋友给持靶,一拳抽上去,无人可挡。那一段时间,无论是诚心求教者,还是桀骜不逊者,或是社会痞子,但凡试过我打靶发力的人,无不心悦诚服。

我有一个朋友,练形意拳与意拳,已经有了相当不错的功力与实战水平,大学刚毕业,没有事情做,也想开门教拳,却没有合适的契机。后来有一次看他老师的教学光盘,突有感触,现在的内家拳,多数就剩下一个站桩,很多老师就是让学生傻站,对于内家拳劲是怎么形成的,根本就没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学生只能跟老师学到一个外形。很多内家拳,外形上是沾身发力的那种寸劲,学生学的也很形似,但是不能真正打透人。于是,我给朋友打电话说:“内家拳的劲确实是好,但是内家拳的劲是怎么形成的?在练出内家拳的劲之前,如果遇见突发事件,需要跟人动手,怎么办?我们是不是应该有一个过渡性的拳劲?”我的观点与朋友一拍即合,决定第二天见面交流。第二天与朋友见面,已经是中午,先去饭店喝了点酒,弄得我头疼欲裂,无法为朋友演示发力的威力,只能简单讲解怎么训练,怎么实战运用。朋友很郑重严肃地说:“哥,你不用说了,也不用演示,我全明白了。”没几天,朋友在齐齐哈尔龙沙公园与几个青年武术爱好者交谈,有人对其功夫实力表示怀疑,决定试试朋友的拳劲,因为早晨在公园,没有靶子,于是怀疑者扎了一个大弓步,撑起他认为最稳定的一个架子,双手交握固定,认为自己已经是最牢固的,让朋友打,朋友一拳抽过去,直接击破了他的架子,将他的手臂打回,并打在其脸上,看起来扎着马尾巴辫、极度嚣张的一个年轻人,蹲在地上,眼泪长流,低声啜泣。这一天开始,好几拨青年武术爱好者都拜在朋友门下,学习内家拳。

坦白地说,我是从现代搏击入门学习实战的。1999年开始从卢氏结构开始,学习内家拳,2000年11月开始跟谭景龙师父学习河北形意拳的实战交手法。但是因为有些特殊原因,着急提高实战能力,所以对于师父传授的形意拳的三才五行等基础内容都没有训练过,直接学习交手,虽然学得如醉如痴,在网络上对武友交流,在现实中跟师父侃谈,都头头是道,颇受好评,使我在网络武术界积累了相当高的人气。可实际上我要与人动手,危机之时,用出来的,却还是现代搏击的直摆勾那一套风格。一直到2003年年底,一次实战中,本来一出手,已经击中对手,准备点到为止,往外撤出的时候,被对手死皮赖脸的纠缠,在我撤出的时候发动追击,让我措手不及,颇为狼狈。几次之后,无奈之下,再击中对手也不后撤,反而贴进身去,对手要再攻击就将其直接放倒。几次之后,发现自己游刃有余,举手投足无不得心应手,玩弄对手如玩偶,谭师所传之形意拳交手功夫在这一战中竟豁然而融会贯通。可惜的是,那时候我拿到体育局的授权,负责组建一个集训队,去参加一个重要比赛,并借机建立了自己的训练基地。此后的几年,跆拳道项目发展势头特别好,比赛也特别多,因为与上几个培训单位合作默契,我馆里学生获得的竞赛成绩也特别好,反而是散打项目多年也没有比赛,所以不知不觉将自己在内家武术搏击上的这点体会搁置在了一边。这样到了2006年春季。父亲单位领导家的孩子要出国留学,请我传授实战防身功夫,但是仅仅给了7天时间,无奈中想起了自己打靶发力的功夫,认为可以形成一套速成训练体系。之后,又因为帮助朋友培训他武馆中的武警、防暴警察,又与朋友谭景龙、杨辉两位师傅一起,对整个训练体系反复推敲,并在教学中经过了验证,将体系初步定型。

说到这里,或许会有朋友认为风云生吹牛,你发明了什么功夫,就那么厉害?能两三天就练出那么强的打击力?实际上,从2003年开始。到2006年,再到今天,以各种形式,各种关系获得我初步训练方法的朋友,学生的数量已经超过千人以上,但凡按我的要求切实修炼的人,都获得极大成功,具备了强大的打击力。这其中的秘诀很简单,就是先练鞭子劲。

前面说了,天下武学,多以直拳式的发力人手训练。即便以相对要求最简单的拳击里的直拳来说,练习时需要人蹬地、转髋、拧腰、顺肩、沉肘、扣腕等,这些要领要真正落实在一个没有基础的人身上,绝非易事。以前看过一篇专业队拳击教练的文章,说一个人队训练四个月的学员偷着打沙袋,被他喝止,因为四个月的训练,对于专业的选手来说,技术甚至达不到最基 本的标准。根本没资格去打沙袋。而一些营业性武馆的学生倒是可以随便打沙袋,但是那只能说业余武馆对于技术没有什么专业的认识而已。这样的训练,根本谈不上什么打击力、杀伤力。倒是现代搏击中有一些人,能够手持几十斤重的哑铃打拳,其拳力在实战中也足以致命,可如果一旦停止了训练,其功夫消退也是非常之快的。有某杂志文章介绍一个专业出身的全国散打冠军,退役进了刑警队,屡破大案,因功升职为队长,但是一谈到搏击功夫,却羞愧地说,三年来因为工作忙,应酬多,没有时间与精力训练,其拳力与体能已经跟普通人差不多了。这样的拳力,跟谭师身体很虚弱却可以一拳击倒对手的情况,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我这里并不是说内家拳怎么牛,比拳击有多厉害,事实上,霍利菲尔德有心脏病,他依然能够打败泰森,所以说,拳击也不是靠蛮力打拳,练拳击也可以精研技术,靠技术获得致命的杀伤力。只是这种杀伤力,按我一位拳击教练朋友的经验,需要经过相当专业的拳击训练,达到三年以上,才可以具备。

而我训练的鞭子式的发力,不需要练什么内功,也不需要什么肌肉力量,任何人训练,只需要两三天,拳头的打击力就可以倍数增加,为什么呢?普通人,在没有接受训练以前,都是习惯把拳头拉回来,蓄足架势再打出去,他们接受训练以后,要改掉这个毛病,即使是师父盯着,也需要一个月以上才行。北京的一些意拳明师将初学者的这种情况,称之为“抡胳膊”或者“抡拳头”。我们教学呢,不强制学生去改这个毛病,而是以身法为核心。手臂放松,以身体带手臂抡起来去打。在身法训练之后很快练发力,之后再很快练打靶,让学生先尝到发力的酣畅淋漓,在打靶的训练中,一般学生都可以体会到身法的作用与肩部,手臂的放松在发力中的意义,在这个过程中,让学生自觉地放弃手臂的拙力来体会身法步法在发力中的重要作用。我们这种最大限度地利用身体大幅度扭转产生的势能为动力,带动手臂去抽打的效果,绝对是“一击必杀”!但是这种发力虽然打击面大,但是走的路线也长,空当也比较大,这就需要学生在训练中,随着对自己脚下蹬转等全身各部分要领的体会加深的同时,在保证打击效果的前提下,逐步缩减拳头的路线,使之从走大弧线,缩减为走小弧线,在缩减为走小夹角,甚至是走切线。是所谓的“先求开展,再求紧凑”。当人的拳法可以从大弧线而缩减为走切线的时候,威力巨大的直拳发力。已经是不练而自成。甚至是肘、膝、肩、胯上的功夫,也可以不练自成。因为拳、肘、肩与腿、膝、胯,都是在一个身法模式下,形成的打击技术,所谓“拳打三节不见形”。

那么这种训练所产生的打击威力,到底有多大呢?我们可以举一个实际例子来说明:大约2006年,一位浙江的武友联系到我,不远千里来找我求学。他有意长期学习,但是表示说家庭比较困难,于是我答应为他联系一份临时工作,赚取生活费。所以开始的时候没有着急教他,只让他站站桩。第三天,工作的事有消息了,但因武友戴眼镜,工作上不安全不方便,所以他自己放弃了,电话联系家里,让家里汇钱。却不想,电话中得知父亲干农活伤了脚,家中没人照顾,只能买车票回家。我知道的时候,他已经买好了车票。我说,来一趟也不容易,别白来,教你点简单东西,回去自己练吧。让他给我持靶,我一拳抽过去,啪的一下,眼看他的表情在那一瞬间十分精彩,开始持靶时是很苦闷无奈,一拳之后,瞬间由震惊,转为兴奋,强自抑制又抑制不住,扑哧一下满脸都笑开了花。之后我详细讲解,每一步怎么做,有什么要点与注意事项,考虑到他家在农村,用训练专用的手靶脚靶可能不太容易,就建议,如果有乡亲朋友问他学到了什么,可以让问的人,抱一床棉被,叠成若干层,抱在胸口,如同胸靶,然后如何发力打击。朋友走之后的第十五天,打电话过来告诉我,与同村很多不服气的年轻小伙子们试劲,让人在胸口抱一床棉被,一拳抽过去,直接让人岔气。

这套训练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打击力呢,原因就是形意拳的外三合原理。我们的身法训练,本身就要求肩与胯在一个平面,不需要练就已经是肩与胯合。然后手臂放松,以身法带动手与脚,加上三尖相照的要求,自然也就达到了肘与膝合,手与足合。现在传统内家拳都讲究整体之力,那么整体力的修炼与获取,有什么技术标准吗?其实,标准还不少。不过形意拳里有一个最简单的技术标准,就是手到脚也到,手与脚一起到位,那么在形意拳架的规范下,其劲力就是整体力。我们以此标准去看人打拳,可以发现,有很多成了大名的人,在实际上打拳也做不到手脚一起落。但是,在教学中我却发现,我用来作为辅助训练的一些小方法,比如说云手,本身就是手脚一起落的。可以说,身法训练加云手,整体力的效果,不求而得。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并不是想炫耀说我自己的东西有多么好,但是想到自己多年以来求武的经历,很是有一些感慨,同时也借《精武》一方宝地,对于一些学生、朋友的疑惑给予解释。我们现在的传统武术界,尤其是内家拳这一块,大家翻开杂志或者登陆网站,多数的篇幅都是在讲述站桩,强调站桩,而说站桩者必说筋骨。似乎现在练传统武术的不站桩练筋骨就没有脸面见人一般。可实际上,站桩开始作为武术必修课也仅仅是从薛颠、王芗斋两位前辈开始,论历史不过百年,说影响不过是两个拳派的一部分人。倒是最近二三十年,一些函授在里面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不可否认,桩功是好东西,可是现在传统武术界的人实在是把桩功的价值拔太高了。要知道,桩功成为必修课的这些年,传统武术整体是越来越衰微,近二十年桩功筋骨大行其道,但是“武林风”、“武林大会”上那些名家传人的表现,大家也看见了。他们很多人都站桩,都练筋骨。结果怎么样?桩功好,是桩功好。但是如果为了站桩而耽误了其他东西,那就不是桩功不好,而是人站桩站傻了。时代在前进,传统武术实际上在退步。倒退二十年,我们看武术杂志上讲什么?讲“手眼身法步,精神意气力”。其实,讲究手眼身法步的观点与站桩本身是不矛盾的,但是当人们一味强调站桩,而不谈手眼身法步的时候,就等于告诉学生说,你不要自己去想,去分析了,傻站就可以了。从认识论与方法论的角度讲,站桩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是武术理论与实践的一次最大的退步。用站桩来解释一切,根本就是扯犊子。用站桩解释传统武术,就好比用跑步来解释现代搏击。用站桩来解释传统武术,等于是剥夺了学生独立思考的权力。现在在一些比较有实战能力的年轻实战功夫修炼者中,已经有了散打是实战最终极形式的一些言论,而且这些言论的影响是越来越大。最近网络上有朋友问,像“武林大会”中的一些武术名家的讲招说手,这些技术能不能运用在实战中?还是说真正的实战只能像散打那样一拳一脚?

实际上,当手眼身法步理论与站桩成为对立,并且站桩论压倒手眼身法步的时候,就注定了我们只能去散打专业队训练实战,名家讲招说手,想运用在实战中就只能是个梦幻。

我的这套训练,开始都是跟学生讲打击威力如何大,但这仅仅是为了让大家在训练中快点见到效果,以此来调动大家训练的积极性。而训练的真实目的,并不是这套抡胳膊的所谓鞭子劲,而是训练学生的身法。“手眼身法步,精神意气力”的那个理论时代的人,练习中也有内功,也有筋骨效果,手眼身法步加精神意气力的结果,就是整体力。所以说,站桩本身与手眼身法步并不矛盾。但是现在的人解释整体力,多半是从身体内部关系角度去分析,力是有了,可实战中怎么用?现在很多人的观点是力有了,随便一动手就能胜人,技术是末节,事实上基本没有人研究。想研究的人也找不到老师,只好到散打专业队去练实战。而手眼身法步,本身就是基于实战,从技术的层面进行分析,所以他就比站桩更适合去解释传统武术的实战交手技术。如果我们从外形上去分析所谓的整体力,其实它就是一种以身法为核心,身法带动下的手法、步法进行变化的运动模式。而我们所谓的内功、丹田功,主要还是练在人的身体上。所谓的精神意气力,要想形之于外,运用于实战中,还是必须通过身法来实现。当然了,我们所训练的身法,只是武术中最简单的身体的运动模式,在深入的训练中,还需要对内在的精神意气力。以及身体各个关节进行开发,以后身体的动作会越来越细微。实际上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武术中有所谓半年打死人的拳法,也有十年不出门的拳法。而能够半年打死人的拳法都是大身法的技术模式,而要求十年不出门的拳法,身法动作幅度都比较小。我的观点是,如果想让初学者快速进入实战环节,就必须走大身法的路子。但是随着人的功夫越来越深厚,身法幅度也要随之而变小,变成身体一抖颤,达到最理想的程度,身体一呼吸,就可以发劲将人打出去。

有一位朋友问我,我们这个发劲的幅度这么大,将来是不是要随着功夫的增高,把发劲的动作幅度变小呢?这个问题,需要辨证地看。就功夫修炼的层面说,先求开展,再求紧凑,是前辈早有明言的。但是在实战的角度,就需要全方位思考。武术这个东西,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遇见比自己弱的对手,只要不大意,你怎么打都行,当然最简单、直接、快速的方法就是中门直进。但是如果遇见比自己强的人怎么办?如果是比赛,我们可以弃权认输,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很多情况我们不能退缩,那时候怎么办?传统武术讲究“奇正相应”,其技术与训练是考虑到了方方面面情况的,所谓“有力走中间,无力走两边”,说的就是“边门”打法。边门打法,讲究点线面角度,但是要运用成功,其关键还是身法。所谓“开合辗转不停势,柬展二字一命亡”,也就是虚虚实实,引手借力,利用身法变化避开敌人锋芒,同时以身法和步法的配合把敌人逼进死角,形成以双手对敌之一手的情势,从而获得制敌之机。所以我们练武术,不能盲目追求高层次或者一些其他东西,初级的东西或许会有大用处,也更适合初学者。

还有朋友问,我们发力幅度这么大,怎么与拳击那种高频率的打法对抗啊?这里我首先要强调一点,不同技术风格的对抗,要考虑到双方修炼者的实际水平,假如说练了我十五天鞭子劲,非要去与柳海龙、泰森之类的世界顶尖高手去比较,那不是研究,是抬杠。功夫这个东西,还是要下工夫练,其次也需要一定的悟性与实践经验。两军交锋,还是功深者胜。这里我们只能抛开人的修为等因素,仅仅从技术的层面去分析:首先,拳击确实是一种高频率的打法,但是我们要与拳击对抗,却不能仅仅是着眼于提高自己打击频率,如果要跟人家比打击频率,你不如直接去练拳击。就训练的角度来说,我们需要有博大心胸,勇于吸取他人的优点,可以借鉴拳击的优点。但是就实战来说,却是应该扬长避短,避开敌人的优点,去寻找敌人的弱点。我们本身不善于高频率打击,却要以高频率打击去对抗拳击,等于拿自己的弱点去与敌人的优点比较,那不是找死,还能是什么?

我常常说,中国武术是五千年以来,无数人、无数次实战中,总结提炼出来的。但是从来没有人回应过我这一番表达,大家当我是说废话,哈哈。其实这个话不是废话,实际上不需要无数人无数次实战,只要有一个人,肯用一辈子去研究实战,那基本就可以把实战的一切情况都研究明白。我们的前辈把实战的规律总结出来,留在了拳里,等我们在实战中去发现与挖掘。所以我反对在传统武术里掺杂散打,因为你脑子里全是散打的东西,也就不能发现武术前辈给你留下的经验了。昨天晚上,有朋友问我,实战中第一重要的要素是什么,答心理!他再问,除了心理以外呢,比如距离感,时机,时间差什么的?我答:“规矩。”这显然很出乎他的意料,问:“什么是规矩?”我说:“手从什么地方起,从什么地方走,到什么地方落。”很显然,他没有理解到规矩的意义。李小龙说过:“实战只有一个目的,一个结果,你的目的就是我的目的,你的结果就是我的结果。”这话说得太玄奥了,不过意思很简单,无论你练哪一国哪一家的哪种武技,在双手展开攻击前,你能采用的进攻手段其实是很有限的。反而是双方攻击展开后,实战的情况瞬息万变。武术的实战,就好比我守一座城池,有强敌要来攻伐我,敌人只实力强我数倍,一旦被敌人围城,势必要陷入苦战。那么我们要想战胜敌人却也不是没有机会,而胜敌之机,首先是情报,敌人会在什么时候,从什么路线上来进攻我?如果有了这个情报,我们可以选择一个敌人必经之路上的有利地形,设下埋伏,就可以有效杀伤敌人,最起码可以削弱敌人的实力。这种战术思想,在武术方面,用截拳道的话说是“连消带打即消即打,消打合一”。在形意拳里,就叫“顾打合一”!那么,如何判断强敌进攻的路线,并设下埋伏呢?就是我们前面说的“规矩”。也就是我说的五千年,无数人,无数次实战中总结提炼出来的东西,在形意拳里,规矩叫“出洞入洞”。据说古心意有别名《守洞尘技》,这个洞,就是我们要守的规矩,又是封锁敌人进攻路线的有效手段。守住规矩,等于在我们进攻的同时封死了对手一切可能的进攻路线。

鞭子劲的训练,虽然与形意拳的很多地方是大相径庭的,但是形意拳的规矩是被保留了的。拳击的高频率打法,就好比是战争中的优势兵力,我们要在战斗中获得胜利,在很大一个程度上,就需要制造出种种情势,让敌人的优势兵力无法展开。武术的实战,无论对拳击或者任何武技,克敌的最佳时机,都是在敌人一出手的时候,武术中过去讲,敌不动,我不动,敌未动,我先动,其实就是说,在敌人开始发动,但是还没有形成动作的时候,我方发动攻击,这其实是最有效阻击敌人第一手的时机,让敌人出不了第二手,形不成连续攻击。当然,实战中一切皆有可能,有可能你连人家第一手都接不住,直接被人K0,那只能说你大意或者敌人实在是实力太强。技不如人,那是没什么可说的。但是我们守住规矩,而你又没有大意或者与敌人实力过于悬殊的情况下,阻击敌人第一手,无非是三种结果,最好的情况是直接得手,控制对手,生杀予夺之权就在你内心的一瞬间;其次的结果是没有很顺利地得手,但是可以比较无赖地靠近了对手,那么我们有身法利器,拳打三节不见形,我们还是占优势,获胜的机会还是很大;最差的是第三种,是没有得手,还被对方拉开距离,陷入苦战,这就考验你的精神意志力是不是坚定,坚持住,寻机撤出,然后再寻找战机就可以了。

总之,身法是武术实战的训练与研究的一根瓜藤,持之在手,不难顺藤摸瓜。而所谓的身法训练,其实各家武术都有,但是都是单独拿出来让学生简单一了解就完事,很少有将之带入实战与发力等训练环境中的,所以身法也就不容易被人重视。所以,我认为,教学先练鞭子劲,以鞭子劲来练身法,贯穿武术实战训练,应该是个好办法。